受害者父亲:张增喜二度控诉阮综合声明稿

我女儿因阮外科的医疗疏失造成死亡,我在找医院查得真相一直没有结果。找卫生局开调解会,也是医医相护,无法给家属满意答复,加上医院半年来对家属不闻不问,只有求助网路记者协会,希望能够过媒体力量找出真相,完全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我女儿现年40岁一条人命,在卫生局的调解会我个人提出500万元赔偿完全不过份,一条年轻的生命500万算是钜额赔款?我只在卫生局一次提出求偿500万元,还被院方指为数度索取钜额赔偿,院方说词有转移焦点逃避医疗杀人的刑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