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逆袭积重难返的美国

【水秉和/图 : Twitter @AbdirisakUrug】

前言
这一篇文章是把我半年来写的关于俄乌战争的一些想法整理之后提出的,有些重复,但比较完整,并且加了一些新的观察。我曾特别指出,俄乌战争几乎是全世界白人国家都参加的战争。这是他们之间的自相残杀,不再是屠杀,劫掠非白人国家。这很重要,因为它除了导致乌克兰的毁灭之外,必然会消耗和削弱欧洲,俄罗斯和美国的国力,欧洲的消耗很可能是难以恢复的。俄国和美国的消耗也将使它们逐渐落后于亚洲大国。这是五百年的变局,非同小可。
同时,没有参与战争的中国和印度的国力将会向前迈进。由于拒绝制裁俄国,印度以每桶比市价便宜30美元的价格大买俄国石油,猛力发展经济,使它不但能够从新冠肺炎的灾难中复原,并且增长率会高于中国。中国呢?不但受惠于大量接受俄国不能卖到欧洲的资源,并且还获得被欧洲和美国摒弃的庞大俄国消费市场。
欧洲人拥有非常多的优点,但是,他们的历史告诉我们,他们打起仗来非常残酷,不懂得适可而止,每次都要打到尸横遍野,孤儿寡妇四处流浪,农田荒芜,饥饿与疫情四处扩散,元气尽失,才不得不停手。从十一世纪开始对付伊斯兰教的十字军东征,到天主教与新教之间无止境的百年战争,八十年战争和三十年战争,以至于近代的一战、二战,都是如此。这次的乌战可能也难逃同样的命运。也就是说,在掌控世界命运五百年之后,白人很可能要就此主动退出领导世界的地位了。
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他们会不会突然产生自觉,警觉,惊醒,而悬崖勒马呢?
这似乎是他们非常缺乏的能力。
对中国与印度,以至于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这是非常难得的战略机遇期,尤其是中国。如果能好好掌握时机,那麽,前途应当相当光明。
美国有诸多无解的难题
许多老中对美国深情独钟,相信美国不论干什么事,都是、或者绝大多数都是对的;同时相信,美国的强大是永续的,是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可以安身立命的宝地。这也曾经是我的信念。不过,我越来越感觉到,美国有许多积重难返的大问题,使我原先对它的信念大打折扣。例如,拥枪者与禁枪者之间的斗争:由于有宪法修正案第二条规定,准许百姓拥有枪支,且修改宪法极其困难,所以禁枪是长期无解的问题,致枪杀案件不断增加。此外,相信生命自胚胎开始的人,与人工流产合法化支持者之间的斗争,牵涉到宗教信仰,而最高法院即将推翻它早年容许人工堕胎的历史性决定,将会在美国制造更严重的分裂。
其他,如黑白之间的种族问题,牵涉到蓄奴历史;移民问题,牵涉到南部边境上等待入境的十几万有色人种的命运;30万亿的国债,与即将到来的滞涨,牵涉到…等等等等。长期以来,由于两党之间的对立越来越尖锐,这些问题只会继续僵化,没有获得解决的前景。
跟这些积重难返的问题平行存在的,就是一个更根本的问题,那就是美国已经从最大的制造国转变成后工业国,制造业在美国GDP的占比不到20%。它现在的经济主要依靠的已经转移到金融操作,消费,医疗,军工企业,以及高科技产品的创新,设计和高端产品制造等。其中,在军事霸权支持下的金融霸权,包括对国际贸易的结算机制的SWIFT的控制,一直是美国所以能制裁与压制其他国家的手段。这一切,现在出现了危机,因为….
拜登惹上了俄乌战争
俄乌战争对上述积重难返的各个问题,更产生了雪上加霜的效果。虽然它没有上述问题那麽盘根错节,根深蒂固,可是其影响力却更为直接,而且它的颠覆性近在眉睫。这跟拜登以金融制裁为武器来对付普京有直接关系。对此,我们不妨从2014年说起。
乌克兰在2014年发生了群众运动,并且由群众运动引发了政变。和平的群众运动之所以演变成暴力冲突,那是因为有外力介入,也就是美国主导的颜色革命,其目的是把合法选出的亲俄政府赶走,换上亲美政府。政变成功了,普京反击,夺取了克里米亚。
随后,2015年,俄乌两方在德法两国的撮合下(没有美国参与),签订了明斯克协议,其中乌方答应尊重乌克兰东部两州——卢甘斯克与顿涅斯克——的自主权。但是,乌克兰的亲美政府随后拒绝落实这个协议,使主要是俄国人后裔居住的东部两州,不断受到乌军的袭击,地盘缩小,据估计,局部战争导致东区约14,000人死亡。普京进攻乌克兰所持理由,就是保护这两州居民,这是俄乌战争最直接的导火线。
新保守主义
我曾经指出,当年乌克兰政变,是副总统拜登在接受总统奥巴马的命令后,亲自负责执行的任务。在2017年的自传《答应我,爸爸》一书中,他就提到积极参与乌克兰事务的经过(当然没有说他主导了政变)。拜登因此跟乌克兰有深厚的关系。
纽兰(Victoria Nuland)是当时主管欧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是直接参与广场运动的美国官员,而纽兰的老公是一位名叫凯根(Robert Kagan)的智库大佬,被人称之为新保守主义教父。这位大佬是小布什团队的国师,他通过副总统钱尼,国防部长罗斯菲尔德,和其他一批在国防部、国务院和智库中的信徒,包括后来的希拉蕊和现在的拜登,确立了美国自2001年以来,实行的新保守主义政策。
新保守主义政策简单说,就是美国应当利用冷战结束胜利后,成为唯一超强的优势,利用武力,如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或者利用群众运动,一般称之为颜色革命,如在利比亚、叙利亚、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国,推翻世界上非民主政权,促进它们的民主化和亲美化。北约的东扩是新保守主义的一个主要内容。
正是因为拜登负责乌克兰的民主转型和亲美转型,所以对他个人,甚至对后来在乌克兰赚大钱的儿子亨特,乌克兰都非常重要。也就是说,俄乌战争的根本原因是它背后有新保守主义理论的支持,加上拜登个人的使命感,所以它注定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战争。
川普与拜登种下的恶因
2016年,川普意外地击败了希拉蕊进入白宫。他上台后又种下了几个因:第一,他退出了伊朗禁核协议;第二,他跟中国打贸易战;第三,他试图颠覆委内瑞拉合法选出的马杜罗(Nicolas Maduro)政府,未遂,但是他却迳自承认了反对派领袖瓜伊多(Juan Guaido)为该国的合法总统。
2020年,拜登击败川普,成为美国第四十六任总统。在他竞选期间,他不顾美国自基辛格以来,对沙特保持紧密关系的传统,开始批评沙特介入也门内战。并且,因为沙特王储(被指控)派遣杀手到土耳其,在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内,杀死、肢解并毁尸灭迹一名沙特籍的美国媒体人卡舒吉(Jamal Khashoggi),拜登说,沙特政府是“野蛮政府”(pariah state)。他是站在道德高地,但是他因此惹怒了王储默罕默德。
沙特绝对是中东产油国的老大,而拜登,由于对美国价值观的坚定信仰,他毫不犹豫地侮辱了很可能是沙特今后半世纪的领袖,尽管沙特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邦。在美国外交界混了几十年的他,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拜登:美国没有你想象的那麽强大
当一名彪型大汉在街上大摇大摆地行走时,他是不会为其他路人让路的——他相信别人会让他。一名习惯于做老大的人很自然地会相信,只要他登高一呼,其他人等,或惧其威,或为了讨好他,都会积极响应。如果这种老大得罪了人,他也不在乎,因为当他有求于他得罪的人时,他仍然认为该人应当支持他。这就是强人的心态,也是拜登摆出的姿态。他上台之后,声称:美国回来了!并明白宣告,美国的对手是俄罗斯和中国,他会联合盟友与这两国竞争和对抗。他的自信心可谓惊人。犹太人有一个形容这种自信心的专有名词,称之为chutzpah(中文或许应译为狂妄加厚脸皮)。
回顾一下,大家就会发现,尼克森没有这么狂妄,为了跟苏联打冷战,他接受基辛格的建议,联中制苏。卡特也没有这么狂妄,他接受布列辛斯基的建议,联合了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及中国、伊朗、巴基斯坦等国,合力把苏联赶出了阿富汗,成为导致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因素。请注意,这些都是在北约盟国之外的,并且本来跟美国并不友好,甚至敌对的国家和组织。现在,拜登不同。他要用实力出发,同时对付中俄两个核子大国。不但如此,他还对北约、日本、韩国等盟国以外的国家,摆出了一付高高在上的姿态!意思是,你们必须乖乖地跟着我走,不然我就制裁你们!你说,这是不是太狂妄了?
拜登一上来就说,在他任内,美国的任务是跟中俄两国对抗和竞争,这就是他最根本的战略错误。他不但犯了这个战略错误,他还排斥了许多本来跟美国站在一边的国家。
乌克兰战争:霸权的坟场
2008年,在北约的峰会上,乌克兰与格鲁吉亚两国加入北约的议题又被提出,美国极力支持,可是遭到德法两国的反对,因此,当时的北约秘书长的折衷提法是:这两国成为备选北约成员,日后终究会加入。
在拜登副总统任内,他就坚决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当了总统之后,他自然极力推动此事。可以看出,在他的战略构想中,乌克兰是他的意识形态斗争——民主与威权政治斗争——的前线,是对普京红线的直接挑战,也是压垮俄罗斯的着力点。去年10月开始,普京在乌克兰边境集结大批军队,然后于在12月中,向北约提出了不准乌克兰加入北约的照会,要求尽速作答。拜登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普京的要求。
许多人说,普京进攻乌克兰是正中拜登下怀,说是普京落入了拜登的圈套。可是,最现实的说法应当是,拜登逼人太甚,物极必反。英文有一个很好的名词,叫作逆袭(blowback)。你可以说普京陷入拜登的圈套,也可以说普京早已计划对北约的东扩发动逆袭。总之,俄乌战争于2月24日开打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世界格局将就此改变。
拜登显然高估了美国的影响力,低估了对手。他没有想到,世界上占了88%的人口的大多数国家都没有跟着他走,反而都参与了普京的逆袭——尽管是消极地参与。
种恶因,得恶果
拜登并不愿意跟俄罗斯打核战,所以,当普京发动了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之后,他采用极限金融制裁作为对抗手段。这个极限制裁同时也伤害到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使它们被迫付出代价。拜登似乎根本没有考虑到一个根本问题:这些国家会心甘情愿地为白人之间的权力斗争,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试想,如果普京现在的背后没有习近平,那麽,在进行俄乌战争的同时,他还有能力抵御拜登的极限金融制裁吗?当然没有!那麽,请问,为什么拜登上台之后,明明知道川普对中国的贸易战是失败的,因为美国的负担是90%,中国的负担不到10%,并且贸易战加重了美国的通涨压力,他为什么没有取消川普对中国增加的关税,改善跟中国的关系?
他不但没有取消关税,他还继续加码!因为他要同时挑战俄罗斯和中国!这实在很狂妄。此其一。
第二,奥巴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联合了欧洲盟友和中俄两国,跟伊朗达成了禁核协议。作为奥巴马团队的二把手,也算是拜登的政绩。可是,川普把它废了!那麽,拜登上台之后,难道不应当打脸川普,立刻重新加入协议吗?但是,他没有。他还想从伊朗哪多捞一些好处。结果呢?伊朗不予理会,反而跟中国签订了25年的长期合作协议。
俄乌战争爆发后,拜登突然发现,连他的欧洲盟友都不肯停止购买俄罗斯的石油与天然气。要知道,切断俄国的海外财源是制裁成功的关键。但是,甚至对欧洲各国,美国都无法劝阻它们向俄国送钱!也就是说,制裁实际上栽在自己人手里!这是拜登上台后做事莽撞的又一个例子,也是致命的例子。这时候,他开始四处寻找替代俄国的能源生产国,他想到了伊朗,沙特,委内瑞拉。不幸的是,他和川普把这些国家得罪光了。很自然的,这些国家都给拜登吃了闭门羹!
为什么他没有想到,如果要制裁俄罗斯,他一早就应当拉拢产油国呢?拜登似乎以为,他只需要拉拢白人世界,和他的欧洲和亚洲的盟友,就足以打败普京了。他不需要肤色不同的国家、宗教信仰不同的国家、政治制度不同的国家,跟他一起制裁俄罗斯。难道他认为,这些国家会自动跟进?也未免太一厢情愿了吧!此其三。
最有意思的就是委内瑞拉了。美国派遣了副国务卿去跟马杜罗谈判,讨论向委购买石油。可是,美国连马杜罗政府都不承认,从何谈起呢?美国必须先放弃承认根本不存在的瓜伊多政府,然后重新承认马杜罗政府,并且取消对马杜罗政府的所有制裁,委内瑞拉才肯增产石油。也就是说,美国被自己过去的霸道行为卡死了。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有色人种国家,包括墨西哥、巴西、阿根廷、土耳其、伊朗、沙特、埃及、印度、印尼、马来西亚、越南以及南非等区域大国,都不肯制裁俄罗斯。我们清楚看到,曾经被西方奴役,殖民,剥削的广大世界,都不支持拜登的制裁。虽然它们不主动支持俄罗斯,但是它们消极抵制制裁的威力非同小可。到底它们是有意识地抗议西方五百年来对它们的暴力行为,还是仅仅趁白人之间的自我残杀保护自己,从中获益,我们不得而知。总之,它们消极地参加了普京发动的逆袭。
持久战=消耗战
尽管西方媒体还在粉饰太平,可是,拜登和他的团队知道,他的极限制裁已经失败了。当普京的卢布购买石油的命令一下,卢布价值回调,欧盟内讧,有些国家开始用卢布买天然气,制裁就崩了。当几个产油大国都不肯增加产量,制裁就失效了。当中国的银联信用卡取代了VISA和MASTER 卡,制裁就变成了自残。当绝大多数的非白人国家都不制裁俄罗斯,制裁就注定失败了。
制裁失败了,怎么办?拜登急急忙忙增加对乌克兰的援助,寄望于乌克兰在战场上战胜俄国,于是,他联合北约诸国,大幅度扩大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
有了大批援助,泽连斯基的口气也变了,他不再求和,他要收回失土。于是乎,从5月开始,持久战开打了。
网上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但是大部分都认为,俄国想要速战速决,而美国想打持久战,让俄国陷入泥潭,给它第二个阿富汗。但是,网上有一个论点不认为如此,论者的姓名无从考察,但是颇有见地,兹介绍如下。
他说,普京的计划就是打持久战,他要把乌克兰打残,让欧洲和美国负责乌克兰在其国内流离失所的人民,和流亡在欧洲的五百万难民的生活,同时还要维持乌克兰整个社会的正常运作,加上无止境地提供不断消耗掉的军火,这是非常沉重的负担。一、两个月可以,可是一、两年或者更久的话,欧洲必然不胜负荷,掉进了比俄国更深更大的泥潭。不要看它们现在紧密团结,时间一长,在一般民众不胜负荷而开始集体抗议时,欧洲的上层精英也会闹内讧,并且也会跟美国闹分裂。只有把欧盟彻底消耗到穷困,直到北约不再团结,普京才能够达到推倒美国霸权的目的。
俄国是资源大国,粮食、能源等可以自给自足,生活上的其他消费品可以得到中国、印度、土耳其等国的供应。5月13日,普京在莫斯科举行了视频会议,他宣布,俄罗斯生产了1.3亿吨粮食,创历史记录,预算盈余2.6兆卢布(约合371亿美元),外贸收入大增。这样下去,持久战崩溃的将是欧洲,俄国经济足以支撑它进行好几年的战争——它能够支持到欧盟的分裂和北约的崩溃。
普京需要做的就是继续打残乌克兰,让欧洲各国陷入消耗的无底洞。历史告诉我们,欧洲人打仗从来就是要打到筋疲力尽的,因为他们只会加码,不知道如何收手。
逆袭美国
如上述,普京向美国发动了逆袭,他并且得到绝大多数有色人种国家的消极支持。这些国家,由于需要进口俄国的能源,粮食与化肥等产品,应该会乐意加入俄国通过它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和中国主导的上合组织国家,讨论建立一个完全独立于SWIFT的结算系统。这个系统完全有可能获得中东产油国和东盟十国的加入,并且可能在所有参加一带一路的130多个国家的加入。如此,SWIFT的影响力将被腰斩,美国以此制裁各国的能力也会大幅度缩小。
拜登没有想到的是,在白人世界,他虽然孤立了俄国,但是,广大世界却在俄国、中国、印度、沙特、巴西等国的后面,对美国和美元体系发动了逆袭。
欧盟有27个成员国,北约有30个成员国,它们各有各的利益,各有各的历史恩怨,俄乌战争一旦拖上个两,三年,它们还肯继续忍受泽连斯基无止境的需索和苛责吗?它们还能团结在美国的指挥棒下吗?尤其是,拜登自己都向白宫说再见之后?所以,在俄罗斯还能够撑下去的时候,欧洲分裂将是大概率的事。
欧洲崩塌了,美国就变成了一个孤岛。不要忘记,在国内,美国正面对着积重难返的诸多问题,共和党也必然会就这些问题向民主党发动逆袭。国内的逆袭,加上国际上的逆袭,美国的霸权崩塌应当也是大概率的事。
所以说,如果不爆发核战,在这个白人世界自相残杀的时候,亚洲大国迎来了巨大的战略机遇期。如果能够善加利用,那麽,新的世界秩序就会向我们招手了。可以猜想,亚洲大国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无他,就是闷声不响地用实际行动保证,在北约分裂之前,俄国的经济不会崩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