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调警系统出了什么事

前调查局长吕文忠。(图截自法务部法医研究所)

前调查局长吕文忠去年九月份赴立院进行专案报告并备询时曾直白的说:《调查站散布全国各地,「树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很难说没有违法乱纪」,一定会依法处理。这是针对调查局南部地区机动工作站,调查民进党立委政治献金案,此案据传背后有人要打击这位立委?南机组,约询陈姓证人,完成笔录准备签名时,趁在场女调查官不注意时,涉嫌偷走笔录,夹带一份侦查笔录与提示证据影本拿出南机组》。虽然强调这是个别调查官的行为,但已造成调查局形象伤害,才会说出这句经典句。这也证明不是所有的情治人员都是可靠干练的。

在全台各地,都会有警察趁著职务之便,疑涉使用警政知识联网查询民众个资后泄漏给征信业者,或是为己私人所用。在高雄也发生了一件员警泄漏当事人个资给征信业者,收取费用的案件,这是由市警察局发动、报给屏东地检署起案侦查,收押一名小队长和侦查佐,全案最高曾有5名警遭收押,征信业者也被收押至今。这案子据调查是因为屏东地检署侦办一起仙人跳案,意外查出警方涉嫌泄漏当事人个资给征信业者,才爆出此案,而交易件数还不少,但此案似乎也进入胶着状带,因为征信业者背后可能涉及不法情事,如暴力讨债、恐吓威胁等等问题,如果身后又有不良集团或是政治力当靠山,这是危害社会很重大的社会问题,只是检察系统有没有打铁趁热,尽速将案情厘清头绪,找出幕后的主嫌或集团,很确定的是目前尚无进展,虽然在侦查不公开的规定下,不会对外说明侦办进度,媒体也甚少关心,只是被泄漏出个资的被害人,还要受大多大的压力与痛苦?拖!真不是好方式。
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就怕如前调查局长所言:「树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很难说没有违法乱纪」,司法官也是人,也会有社交与人接触,有会有亲朋老友,或是同学同事,要秉持调查与司法公正公平还是有很多的质疑空间,若又有政治力与大型财团介入,毕竟也是「人」的检察官、法官,无法做到如机器人一样的一板一眼,不过守护法律的公平公正也只能落在他们身上,但司法天秤的不平衡早不是新鲜事,有许多案件因为一时疏忽或是人为蓄意,会产生堆积案件或积极侦办的问题,许许多多对于司法不公的控诉,也不是凭空增加的,同样的案例会因为不同人侦办,就会产出不同的判决,更可恶的甚至是有吃案的问题,弱势或没有财力做后盾的一般人,就会在收到传票或是判决书时,焦躁不已,律师是给有经济能力的人所聘用,有些人是根本就请不起,也不懂法律,太多应该能赢却被判有罪或起诉的案例太多太多了,这都是小老百姓的心酸与无奈。
当检警调遇到政治力介入时,苦的就是庶民百姓,有时遇到警方刁难、有时会有检察官傲慢、也有所谓的恐龙法官,更会有恶劣的调查人员威逼与诱导入罪,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需要「业绩」,不过有时候业绩压力遇到有力人士,或是金钱诱惑时,正反的拉扯,或政治立场或派系问题导致办案走向,这又是更黑暗的一面。还有一种都市传传说,司法检警调,在越南部越好处理,很多离奇的判决也都在南部地区发生,还有一种更怪异的情形,越认真办案的人升得越慢,秉公处理的人就常会被调动,案子办到一半或关键时刻就会被调走,或另类高升,所以就产生了许多老屁股或老油条,连新任长官到任,能拉扯就拉扯,反正只有调动的主官,能配合的人往往待最久,地方势力与资源就会累积更多,到底谁说了算,真的很难说!平民百姓要自求多福,更要看八字够不够重,否则遇到这些问题人物,问题就很多,司法改革?比自由心证还难。
陈建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