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昭覺再發現大規模恐龍足跡羣 已要求礦山停採

大陸新聞 今日熱門 地方新聞 國際觀察

曾多次發現恐龍足跡化石的涼山州昭覺縣,再次發現大規模恐龍足跡羣。

12月5日,昭覺縣文管所原所長俄比解放告訴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在三比羅嘎村之前多次發現恐龍足跡的礦場,因礦石開採爆破,再次暴露出新的大面積恐龍足跡羣,面積上萬平方米,足跡中,還發現了一些新的恐龍種類。

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三比羅嘎採礦爆破時,就有大量恐龍足跡被發現。隨着礦山的持續開採,最早發現的一批足跡,已經被破壞消失。對於此次新發現,當地非常重視,已要求礦主停止施工,古生物專家也將在本月趕赴現場進行詳細考察。

三比羅嘎東岸腳下蜥腳類恐龍行進足跡。
三比羅嘎東岸腳下蜥腳類恐龍行進足跡。

深山礦區 再次發現恐龍“腳板印”

11月28日下午,已退休在家的俄比解放接到涼山州副州長、昭覺縣委書記子克拉格的電話。電話中,子克拉格告訴他,聽說三比羅嘎礦區又“炸”出了一批恐龍“腳板印”,如果是真的,很有保護的必要,請他去現場看看。

三比羅嘎礦區,位於昭覺縣深山之中。早在1991年,這裏開礦爆破時,巖壁上就有大量“腳板印”出現,但當時無人認識,直到2004年,纔有專家認出這些是恐龍足跡。除三比羅嘎外,從2013年至今,昭覺縣多地都發現了恐龍足跡。

遺憾的是,因礦石開採爆破,三比羅嘎最早發現的300多個恐龍足跡,已經被炸燬消失。

俄比解放是三比羅嘎恐龍足跡的最早發現者之一,多年來,一直爲化石保護奔走呼籲。接到書記電話後,次日,俄比解放趕到三比羅嘎。前幾年在礦區西岸山頂巖壁上發現的恐龍足跡羣是否被破壞,是他最關心的,趕到現場後,這批足跡羣還在。另外,確實有新的大面積足跡羣暴露,這令他興奮不已。

新發現的三比羅嘎東岸巖壁上多種類恐龍足跡分佈點。
新發現的三比羅嘎東岸巖壁上多種類恐龍足跡分佈點。

新的發現 恐龍足跡縱橫交錯

俄比解放說,在西岸巖壁以南,新暴露出了一大片恐龍足跡羣。在一大片岩壁上,多個恐龍足跡南來北往,東西交錯,行走路線交織在一起,清晰可見,分佈範圍面積估計5000平方米左右。

“站在西岸山崖下面,能看見對面有一大片嶄新的巖葉暴露。”俄比解放說,攀爬上去後發現,此處巖壁上有形狀不同、大小不等的恐龍足跡分佈,包括兩腳趾、三腳趾、四腳趾、五腳趾等多種類恐龍,路線向多方向行進,足跡分佈範圍面積約8000平方米。

繼續往下走,在東岸山崖腳下,又發現了四處在採礦爆破後暴露出的足跡羣,斷斷續續,數量不等,分佈範圍面積約4000平方米。

“現場震撼!”俄比解放說,這次三比羅嘎礦區新暴露出來的恐龍足跡羣,有新的恐龍種類發現,分佈面積之大,恐龍種類、足跡數量之多,非常罕見。

三比羅嘎東岸巖壁上三腳趾恐龍足跡單個拍照。
三比羅嘎東岸巖壁上三腳趾恐龍足跡單個拍照。

實施保護 已要求礦山停止開採

子克拉格得知新發現了大規模恐龍足跡羣,已要求礦上停止施工,同時請俄比解放盡快聯繫國內外古生物專家到現場考察,看應當採取怎樣的保護措施。

俄比解放說,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三比羅嘎恐龍足跡陸續被炸了出來,這些年來,出現了多少,又有多少被炸燬,很難統計了。這說明,當時這片區域恐龍種類豐富,數量很多。

據古生物專家推測,遠在1億多年前,昭覺一帶的岩層還是鬆軟的湖泊泥沙,不同類型的恐龍在此行走,留下了深深腳印,腳印被後來的泥沙覆蓋,逐漸形成化石。

不過,足跡的保護,一直面臨難題。俄比解放說,採取就地保護也好,異地保護也罷,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昭覺縣是國家貧困縣,僅靠縣上的力量遠遠不足,需要得到上級部門、政府的幫助。

本月,邢立達等多名古生物專家將赴三比羅嘎,對新發現的這批足跡羣進行考察,確定其規模、種類等,並提出保護建議。

恐龍足跡 遍佈昭覺

目前,昭覺發現的恐龍足跡,有白堊紀時期的獸腳類恐龍、蜥腳類恐龍。2013年,還發現了亞洲首例恐龍遊泳足跡;2014年,發現了僅2釐米的小龍足跡。這些恐龍足跡遺存,爲古地理學、古氣候學、古生物學、古生態環境學等研究提供了絕好資料,彌足珍貴。

以FB帳號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