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立委剩幾席?

民進黨辦理黨內立委初選登記,出乎意料,竟然一團和氣,就連原來勢不兩立的新潮流與海派都偃旗息鼓,引起外界解讀,可能是因為看衰選情,所以才意興闌珊。

上屆立委選舉,民進黨意氣風發,最小差距的選區都將近三萬票,但是去年韓流興起,全高雄市三十八個行政區,民進黨只贏兩區,而且最多的旗津區才千餘票,讓綠營是往事只能回味,連帶影響明年立委選舉,如果國民黨提名得當,預估在八席立委中,綠營剩下二至三席。

新潮流在高雄的大姊大劉世芳,雖然身處於鐵桿藍軍地盤,但是仍然不改其志,尤其屢次針對黃埔軍歌要求改詞,更顯露其大膽,加上年改的極端發言,引人側目,不過,可能失去軍公教警選票,但是估算可以得到勞工與青年選票,才一直樂在其中而不改其志。

但是劉世芳的險象,反而從黨內另一派系海派的反應得到證明。海派的中央委員林瑩蓉連任三屆議員,為了輔選陳其邁而放棄連任機會,但是一般以為在陳其邁慘遭滑鐵盧後,林瑩蓉應該尋求政壇發展而會轉戰立委,更何況,林瑩蓉曾經對戰過國民黨立委黃昭順,在民區得票遙遙領先,要不是眷村深藍鐵票集中投給黃昭順,林瑩蓉才以四千餘票失利;加上林瑩蓉捲土重來,卻在黨內初選敗給擁有市府龐大資源的劉世芳,否則林瑩蓉應該是現任立委,一般認為,個性倔強的林瑩蓉勢必要報一箭之仇,不料黨內辦理初選登記,卻不見海派出手,林瑩蓉既不出面說明,就連以前使用的手機都變成空號。

林瑩蓉絕非怯戰,分析認為民進黨在去年選戰慘敗,明年的立委選戰也絕對不樂觀,加上選區是藍軍基本盤遠遠超過綠營,林瑩蓉偃旗息鼓當是時候,反正留給劉世芳拚戰,可能還有以後的機會。

左楠區擺明是艱困選區,其他七區也可能是泥菩薩過江,其中又以旗山的第一選區被公認是藍軍的囊中物,原因是立委邱議瑩在市長選舉中護主心切,口出不遜之言,不但引起網軍群起攻之,就連在地的農民都看不下去,不過,邱議瑩最有利之處,就是打著客家人旗號,如果國民黨提名失策,讓邱議瑩繼續得到客家鄉親認同,屆時鹿死誰手還未可知。所以,國民黨突然將第一選區列為下一階段提名作業的選區,應該是在考量客家選票的流向。

其實,除了左楠區外,原來苓雅、新興、前金選區也是屬於藍大於綠的公教區,但是過去兩次立委選舉,先是因為打扁大將邱毅太過狂妄,藐視對手趙天麟,結果大意失荊州;接著的選舉,適逢馬英九得罪軍公教警消,造成藍軍鐵票族群起杯葛選舉,才讓趙天麟漁翁得利,但是由於趙天麟吃碗內、看碗外,忙於民進黨市長初選,然後又在去年選舉,一會幫陳其邁,一會又為子弟兵在別的選區站台,所以當他原先的大樁腳祈求趙天麟伸出援手時,結果竟然是開票遠遠低於當初的口頭承諾,讓大樁腳為之氣結,趙天麟還能連任嗎?

不過,國民黨也必須小心提名,黨部主委莊啟旺曾經對戰過趙天麟,深知他社會關係錯綜複雜,尤其四處結拜換帖兄弟,連地方角頭都在趙天麟異姓兄弟的結拜規劃中,因此,國民黨必須突破趙天麟拉幫結派的有利之點,才能讓選情高枕無憂。

至於民進黨立委邱志偉、許智傑、林岱樺的選情,要看韓流的威力,其中許智傑屬於新潮流大老,但是台灣最大黨的『討厭民進黨』成因就是新潮流吃像難看,尤其段宜康臉書發言太囂張,不論將年改的軍公教退休人員形容為米蟲,或者連遠在東部的花蓮人都被他看不起,可是自己的新潮流派系卻將台灣權、錢一把抓,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新潮流已經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許智傑平時的發言卻完全為之辯護,當不分藍綠的群眾想起許智傑的新潮流嘴臉,能夠繼續支持?更何況,許智傑的男女關係傳言四起,更是話題焦點。

至於林岱樺被認為是民進黨的不倒翁,但是在黨內市長初選,暴露她另一面,結果市長初選民調令外界感到意外,加上她家族的爭議,又遇上韓流勢起,連不倒翁都可能出意外跌倒。

民進黨在高雄市立委選舉唯一要初選的第8選區(前鎮、小港、旗津),由新潮流的立委賴瑞隆對上資深市議員鄭光峰。這場唯一的黨內初選,表面看似派系之爭,但是實際上,鄭光峰也曾是陳菊屬意的立委人選,讓賴瑞隆頓時失去派系優勢。

初選民調顯示,鄭光峰領先,結果民進黨中央希望協調,但基層黨員認為,為了勝選,黨中央應該「讓最強的出線」,結果卻是賴瑞隆出線。

由於高雄市立委減少一席,深綠的旗津區納入前鎮、小港選區,所以國民黨的選將都在小心評估,不過,旗津區雖然讓陳其邁得勝,但是比起以往國民黨輸到至少從一萬票起跳的情況來看,韓國瑜上次才輸一千票多,加上現在國民黨掌控行政資源,輪到民進黨要頭痛。

所以,擔任15年議員的鄭光峰,在民進黨去年敗選後,仍然願意在低迷時候挺身而出,顯然是受到基層力拱他代表民進黨參選立委的鼓舞,但是仍然不敵新潮流派系集體運作的功力。

賴瑞隆雖然僥倖過關,但他當立委都是非常意外,如果陳菊及市府幕僚當年不支持,不出錢出力為賴瑞隆輔選,可能在初選階段就輸給謝長廷的子弟兵;後來,陳菊又勸退阿扁之子陳致中,讓賴瑞隆一帆風順,但是賴瑞隆竟將立委當成地方議員,頤指氣使指揮地方的公務員,讓地方議員為之氣結,加上菊系子弟兵在去年議員選舉中失利,部分原因歸咎賴瑞隆輔選不力,所以即使現在擊退鄭光峰,但是未來能否順利過關?

其實賴瑞隆並非陳菊嫡系,兩人在勞委會也沒有交集,就連陳菊首次競選高雄市長,都沒有賴瑞隆身影,後來是陳水扁時代結束,賴瑞隆才到高雄求職,經過菊系核心幕僚洪智坤推薦擔任觀光局主秘,結果卻與觀光局長林崑山水火不容,以後賴瑞隆能晉身為陳菊核心,原因在賢內助於陳菊中風住院期間細心按摩照料,所以才擠進親信之列。

2016的立委選舉,綠營躺著選就可以,賴瑞隆自然屬於西瓜之列,卻也產生後遺症,讓他至今沒有基層實力,而且賴瑞隆幾乎與基層脫節,所以未來的立委選舉就是未定之數,即使如此,國民黨卻沒有選將登記爭取提名,詭異情形令人不解。  文:喬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