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安全何以持續?習近平再次出席亞信峰會顯深意

面對單邊主義肆虐、保護主義抬頭,“文明衝突論”沉渣泛起的當今世界,即將赴塔吉克斯坦出席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五次峰會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如何為各方進一步闡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亞洲安全觀,為構建和平安寧、共同繁榮、開放融通的亞洲提供中國腳本?亞洲關注,世界矚目。

 “九字”方案:為亞洲安全“鋪路”

2014年5月,亞信第四次峰會在上海舉行。習近平在發表講話時提出“應該積極倡導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亞洲安全觀,創新安全理念”。

5年後,面對一個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世界,“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9字亞洲安全觀,不僅為各方的安全關切提供中國選項,亦就構建一個安全的亞洲注入可持續發展理念。

習近平曾指出,安全應該是普遍的、平等的、包容的。不能一個國家安全而其他國家不安全,一部分國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國家不安全,更不能犧牲別國安全謀求自身所謂絕對安全。要恪守尊重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互不干涉內政等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尊重各國自主選擇的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尊重並照顧各方合理安全關切。

在觀察家們看來,習近平5年前提出的亞洲安全觀,倡導用“亞洲方式”來解決亞洲問題,對解決亞洲熱點問題如當下“降溫”的朝核問題等,都具有現實意義。

“這些論述不是僅僅從一國的利益出發,而是針對亞洲各國面臨的不同問題,從各國不同的安全訴求出發,分輕重緩急,來共同解決面臨的共同威脅與不同威脅。”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專家李偉之前表示,亞洲安全觀強調的是一種綜合安全觀,通過合作、對話的方式來解決共同面臨的傳統和非傳統安全問題。

中國上合組織研究中心秘書長鄧浩指出,“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9字亞洲安全觀,從國內國際兩個維度來看,既同習近平提出“總體國家安全觀”一脈相承,又契合了亞洲地區安全的現實需要。

“比如,面對當前的地區形勢發展變化,’綜合’意味著要統籌維護傳統領域和非傳統領域安全,通盤考慮亞洲安全問題的歷史經緯和現實狀況,多管齊下、綜合施策,協調推進地區安全治理。”鄧浩告訴記者,即將迎來的亞信第五次峰會,可以預見中方將提出更為鮮明、更具操作性、照顧各方舒適度的主張。

受訪專家認為,當前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從過去5年的實踐看,習近平提出的亞洲安全觀符合客觀實際,已產生很多正面的“化學反應”。但從現實角度來看,國際形勢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愈加突出,區域安全合作亟待加強。

“這就需要各方共商’可持續’的問題。”鄧浩表示,中方多次倡導要聚焦發展主題,積極改善民生,築牢安全根基。“一帶一路”倡議在與周邊國家對接發展戰略的基礎上,正在為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為亞洲安全架構的建立提供穩固的經濟社會支撐。

文化文明力量的時代“藥方”

“應對共同挑戰、邁向美好未來,既需要經濟科技力量,也需要文化文明力量。”今年5月,習近平在出席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時這樣強調。

外界普遍認為,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誕生”,與習近平在亞信上海峰會發出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倡議密不可分。這一倡議,為推動不同文明交流互鑑、增進互信緩和緊張、共同進步“種下”願景,為化解“文明衝突”把脈開方。

“亞洲人民期待一個和平安寧的亞洲”。習近平說,沒有和平,衝突不斷甚至戰火紛飛,經濟增長、民生改善、社會穩定、人民往來等都會淪為空談。亞洲各國人民希望遠離恐懼,實現安居樂業、普遍安全,希望各國互尊互信、和睦相處,廣泛開展跨國界、跨時空、跨文明的交往活動。

在鄧浩看來,文化文明力量,對於推動亞信在地區安全和發展事務中發揮作用將相互補充、互為註腳。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所長孫壯志亦表示,亞洲安全形勢複雜、各國差異較大,需要亞信這樣一個安全對話平台。去年9月塔吉克斯坦接替中國擔任亞信主席國,相信杜尚別峰會將在此前基礎上進一步推進各方對話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