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亞的創紀錄高溫 全球極端天氣常態化

從德國與中國的特大暴雨和洪災,到北美與西伯利亞的創紀錄高溫與此起彼伏的山火,2021年以來,世界各地接連發生的極端天氣事件,不禁令人產生幻滅感。對此,很多科學家認為,今年一系列的極端天氣事件並不是孤立存在的,這其實是全球氣候系統受到破壞、全球氣候變暖的不同表現。

2021年7月席捲德國、荷蘭和比利時等西歐國家的罕見暴雨和洪水,讓剛從疫情中喘過氣來的歐洲,再次陷入了災難之中。到目前為止,這次洪災中的遇難人數已經攀升至199人,尚有數百人下落不明,生還希望渺茫。

根據德國保險協會預測,此次德國災情的保險賠付將有可能達到45億歐元左右。雖然目前尚無法最後估算此次歐洲洪災帶來的全部經濟損失,但無論如何都將會是一張數目驚人的賬單。

今年夏天,美國西岸和加拿大西部廣大地區都在高溫炙烤中煎熬。7月10日,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死亡谷,氣溫達到驚人的54.4攝氏度。這一溫度立即成為人類自有科學精確記錄能力以來的全球最高氣溫。

就連一向氣候涼爽宜人的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地區的利頓小鎮,也在6月29日創下49.6攝氏度的最高氣溫紀錄。據估計,加拿大因今夏高溫極端天氣所致的死亡人數已達到約500人,而美國相關的死亡人數也達到200人。

持續高溫乾燥的天氣不僅讓美國西北部地區出現了嚴重旱情,還引發了多起森林大火。美國國家跨部門消防中心(NIFC)的統計數據顯示,目前仍有78場大規模山火正在美國13個州蔓延。其中最嚴重的,當屬俄勒岡州南部靠近加利福尼亞州的山火。這場大火持續燃燒兩週,侵吞了大約39萬公頃森林和土地,超過了洛杉磯的城市面積,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場森林大火。

北美洲並不是遭遇酷熱高溫的唯一地區。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也迎來了34.8攝氏度的高溫天氣,打破了自1901年以來當地6月最高氣溫紀錄。而以經常達到零下50攝氏度、以極寒聞名於世的俄羅斯東西伯利亞的薩卡地區,近來也創紀錄地達到了30攝氏度以上的高溫,而薩卡地區的戈爾尼區更是以39攝氏度,創下了北極圈內的最高氣溫紀錄。

極端高溫天氣也引發了西伯利亞的山林大火。今年7月,該地區有187處森林火災持續燃燒。俄羅斯西伯利亞森林大火和北美洲的森林大火形成的黑煙,逐漸匯聚到北美地區,並且從北美洲中西部地區向東部沿岸地區擴散。根據相關監測,黑煙已經覆蓋了北半球大概6000平方英里的區域,對空氣和環境都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

科學家們認為,極端天氣都是相互關聯的,一個地區的極端天氣事件,往往都會伴隨著其他地區的極端天氣事件。

根據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WMO)的研究分析,2020年與19世紀的工業革命開始之時相比,全球平均溫度高出了1.2攝氏度。且這種溫度的上昇在不同地區也不是均等的——北極地區溫度的上升速度就是其他地區的三倍。這樣的不均衡,導致了對北半球氣候影響極大的高速氣流帶受到嚴重阻礙。

雖然氣候專家們在很早之前就指出全球氣候危機會給地球帶來更加頻繁的風暴、洪水及酷熱等極端天氣事件,但近期發生的這些極端天氣事件也“極端”到超出了科學家的預期,他們遠沒預測到極端天氣事件會如此頻繁且如此嚴重。

全球極端天氣事件似乎會逐漸成為一種新常態,這給我們敲響了警鐘——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問題已經不是遙遠的長期計劃,而是迫在眉睫的當務之急。氣候變化的災難絕不是一次性的不幸事故,而是人類日復一日地在全球各地展開活動後的破壞性結果,人類會為自己的魯莽無知和無動於衷付出慘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