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父親:張增喜二度控訴阮綜合聲明稿

我女兒因阮外科的醫療疏失造成死亡,我在找醫院查得真相一直沒有結果。找衛生局開調解會,也是醫醫相護,無法給家屬滿意答覆,加上醫院半年來對家屬不聞不問,只有求助網路記者協會,希望能夠過媒體力量找出真相,完全沒有任何利益關係。我女兒現年40歲一條人命,在衛生局的調解會我個人提出500萬元賠償完全不過份,一條年輕的生命500萬算是鉅額賠款?我只在衛生局一次提出求償500萬元,還被院方指為數度索取鉅額賠償,院方說詞有轉移焦點逃避醫療殺人的刑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