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調警系統出了什麼事

前調查局長呂文忠。(圖截自法務部法醫研究所)

前調查局長呂文忠去年九月份赴立院進行專案報告並備詢時曾直白的說:《調查站散布全國各地,「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很難說沒有違法亂紀」,一定會依法處理。這是針對調查局南部地區機動工作站,調查民進黨立委政治獻金案,此案據傳背後有人要打擊這位立委?南機組,約詢陳姓證人,完成筆錄準備簽名時,趁在場女調查官不注意時,涉嫌偷走筆錄,夾帶一份偵查筆錄與提示證據影本拿出南機組》。雖然強調這是個別調查官的行為,但已造成調查局形象傷害,才會說出這句經典句。這也證明不是所有的情治人員都是可靠幹練的。

在全台各地,都會有警察趁著職務之便,疑涉使用警政知識聯網查詢民眾個資後洩漏給徵信業者,或是為己私人所用。在高雄也發生了一件員警洩漏當事人個資給徵信業者,收取費用的案件,這是由市警察局發動、報給屏東地檢署起案偵查,收押一名小隊長和偵查佐,全案最高曾有5名警遭收押,徵信業者也被收押至今。這案子據調查是因為屏東地檢署偵辦一起仙人跳案,意外查出警方涉嫌洩漏當事人個資給徵信業者,才爆出此案,而交易件數還不少,但此案似乎也進入膠著狀帶,因為徵信業者背後可能涉及不法情事,如暴力討債、恐嚇威脅等等問題,如果身後又有不良集團或是政治力當靠山,這是危害社會很重大的社會問題,只是檢察系統有沒有打鐵趁熱,儘速將案情釐清頭緒,找出幕後的主嫌或集團,很確定的是目前尚無進展,雖然在偵查不公開的規定下,不會對外說明偵辦進度,媒體也甚少關心,只是被洩漏出個資的被害人,還要受大多大的壓力與痛苦?拖!真不是好方式。
司法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就怕如前調查局長所言:「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很難說沒有違法亂紀」,司法官也是人,也會有社交與人接觸,有會有親朋老友,或是同學同事,要秉持調查與司法公正公平還是有很多的質疑空間,若又有政治力與大型財團介入,畢竟也是「人」的檢察官、法官,無法做到如機器人一樣的一板一眼,不過守護法律的公平公正也只能落在他們身上,但司法天秤的不平衡早不是新鮮事,有許多案件因為一時疏忽或是人為蓄意,會產生堆積案件或積極偵辦的問題,許許多多對於司法不公的控訴,也不是憑空增加的,同樣的案例會因為不同人偵辦,就會產出不同的判決,更可惡的甚至是有吃案的問題,弱勢或沒有財力做後盾的一般人,就會在收到傳票或是判決書時,焦躁不已,律師是給有經濟能力的人所聘用,有些人是根本就請不起,也不懂法律,太多應該能贏卻被判有罪或起訴的案例太多太多了,這都是小老百姓的心酸與無奈。
當檢警調遇到政治力介入時,苦的就是庶民百姓,有時遇到警方刁難、有時會有檢察官傲慢、也有所謂的恐龍法官,更會有惡劣的調查人員威逼與誘導入罪,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需要「業績」,不過有時候業績壓力遇到有力人士,或是金錢誘惑時,正反的拉扯,或政治立場或派系問題導致辦案走向,這又是更黑暗的一面。還有一種都市傳傳說,司法檢警調,在越南部越好處理,很多離奇的判決也都在南部地區發生,還有一種更怪異的情形,越認真辦案的人升得越慢,秉公處理的人就常會被調動,案子辦到一半或關鍵時刻就會被調走,或另類高升,所以就產生了許多老屁股或老油條,連新任長官到任,能拉扯就拉扯,反正只有調動的主官,能配合的人往往待最久,地方勢力與資源就會累積更多,到底誰說了算,真的很難說!平民百姓要自求多福,更要看八字夠不夠重,否則遇到這些問題人物,問題就很多,司法改革?比自由心證還難。
陳建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