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告百度侵權 遭駁回

12月26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對…

12月26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對抖音短視頻與夥拍短視頻的著作權糾紛案一審宣判。法院駁回了抖音方面的全部訴訟請求,但認定涉案短視頻是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法院同時認定百度在線公司、百度網訊公司履行了“通知-刪除”義務,不構成侵權。該案是北京互聯網法院掛牌成立後受理的第一起案件。

抖音起訴稱獨家視頻被擅用

原告抖音方面稱,“抖音短視頻”平台上發布的“我想對你說”短視頻,由創作者“黑臉V”獨立創作完成,應作為作品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原告對於該短視頻享有獨家排他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等權利。二被告未經原告許可,擅自將上述短視頻在其擁有並運營的“夥拍小視頻”上傳播並提供下載服務,侵害了原告對“我想對你說”短視頻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百度在線公司、百度網訊公司辯稱,“我想對你說”短視頻不具有獨創性,不構成《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百度網訊公司已經依法履行了法律規定的提示和管理義務,並在收到原告的有效投訴後,已經及時進行了刪除處理,不存在過錯。

涉案短視頻著作權受法律保護

今年10月底,該案在北京互聯網法院開庭,在當時的庭審中,涉案短視頻是否應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成為了庭審爭議焦點之一。其間,北京互聯網法院曾表示,目前,國內外對短視頻行業的法律保護均處於探索期。

法院審理後認為,涉案短視頻是由製作者獨立創作完成的,視頻的長短與創作性的判定沒有必然聯繫。涉案的“我想對你說”短視頻具備《著作權法》的獨創性要求。

法院認為,二被告在收到有效投訴後,刪除被控侵權短視頻的行為在合理期限內。現有證據無法證明二被告對於被控侵權短視頻是否侵權存在明知或應知的主觀過錯,且在收到原告的通知後,二被告及時刪除了被控侵權短視頻,履行了“通知-刪除”義務,不構成侵權行為,不應承擔相關責任。

最終,北京互聯網法院一審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視頻長短與創作性判定無必然聯繫

據了解,本案對短視頻是否構成類似攝製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短視頻浮水印的法律屬性,以及“通知-刪除”規則的適用原則等確立了裁判標準。視頻的長短與創作性的判定沒有必然聯繫;在給定主題和素材的情形下,其創作空間受到一定的限制,體現出創作性難度較高; 短視頻帶給觀眾的精神享受可以作為短視頻具有創作性的考慮因素。

短視頻浮水印不是技術措施;平台水印是傳播意義上的表明身份的民事權益。目前,北京互聯網法院就短視頻浮水印技術的應用,向相關部門發出司法建議,建議應在鼓勵使用該項技術的基礎上,進一步明確其使用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