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蜕变突围的武汉

至楼顶凭栏眺望,但觉天高江阔,…

至楼顶凭栏眺望,但觉天高江阔,长江东连吴越,西接巴蜀,确实气象万千。黄鹤楼独立江岸,由原先的战场制胜高地,却为后世留下文人骚客不朽的感怀吟咏,也染上飞仙剑侠浪漫快意的色彩。

作为历史名城,武汉能说的岂止一座黄鹤楼?仅从近代史来看,清末晚间的一声枪响,掀开了民国史;武汉当年更是仅次于上海的中国第二大城,繁华开放被誉为是「东方芝加哥」。

但就像「风水轮流转」这句老话,大陆改革开放后,经济焦点与重心转向华南、华东沿海,拥有雄厚经济与工业底子的武汉反倒成为「政策洼地」,被其他沿海城市逐渐拉开差距。

大约这10年,随着沿海地区成本高涨,大陆政府鼓励企业转战内陆,武汉趁此虽吸收不少台外商投资,但仍未等到其想要的「脱胎换骨」式的改变,反倒是重庆、河南郑州,先后借由笔记型电脑、手机产业链的进驻,城市在产业结构、贸易型态上出现大转型。

但近年武汉以东湖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主要平台,带动出一些新苗头,一是光纤,二是创新创业,其三是半导体,尤其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以武汉为制造重镇,规划5年投下800多亿美元,积极吸收来自台湾、韩国、新加坡、美国的人才,冲刺记忆体晶片。

特别是今年4月美国制裁中兴通讯后,激化大陆扶持本土半导体产业链的企图心。当月底,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时隔5年后,再次到武汉视察,并到长江存储下属的武汉新芯考察,更在当地与印度总理莫迪会晤,让武汉在全球媒体上风光露脸。

昔人已乘黄鹤去,面对现代日新月异的变化与其他城市间的竞争压力,进入21世纪的武汉,正在奋力蜕变的道路上突围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