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查办庆富放贷案

高雄市议会25日举行高雄银行营运绩效与呆帐处理专案报告,庆富案调查专案小组议员要求高银涉及庆富案不法人员负起赔偿之责,市府应将违法情事移送司法调查;韩国瑜市长则宣示,为保障市民利益,将收集相关新事证移送侦办。

高雄市银行总经理王进安25日针对庆富放款案,在议会进行相关报告,内容包括金管会裁罚高银八百万元、监察院纠正与弹劾案无述及违失、庆富帐列逾期放款于一0七年转销呆帐共七点六亿元、渔船担保品一点廿八亿元拍出等,并说明高银庆富案相关缺失与具体改善措施。
林于凯议员质疑高银和庆富案的关系及高银在庆富联贷案中扮演的角色表示,庆富公司资本额仅五点三亿元,却联贷二百零五亿元,并于短期增资至五十亿元,让人质疑高银扮演关键角色;林议员又质疑高银是否事先知道庆富增资资金大多来自借贷,另庆富猎雷舰联贷履约保证金活存设定质押没有一毛是自有资金,包括六笔为个人借款四点五亿元、二笔公司借款十三亿元。
林于凯议员指出,庆富联贷履约保证金没有其他银行敢办,包括兆丰、京城、台银、土银,但高银对此案从征信到放款只花四天就完成,核贷速度有如搭乘火箭之快。
朱信强议员说,高银董事会应对庆富案负起责任,尤其对十六点八亿元是否为正常金流未评估其风险,庆富简直把高银当成自家银行,因为庆富和高银有好交情;金管会对高银董事会没有究责,董事会对相关贷款案没有会议纪录,只有经过剪辑过的录音带,根本在欺骗议会专案调查小组;建议财政局以市府为高银最大股东身分控告庆富案相关的经办及董事会背信罪。
财政局则说,韩市长已指示政风处成立市府庆富专案调查小组,厘清真相。
黄绍庭议员说,如果高银没有对庆富增资,庆富就无法推动联贷案,令人怀疑其间有否人谋不臧;高银董事长认为,高银自八十一年起即和庆富往来密切,因而警觉性不足;另对高银内控失灵提出批评,认为高银未对重大案件进行专案查核,让人怀疑是刻意包庇;市府乃高银最大股东,占有百分之四十三股权,庆富案攸关市民权益,如有发现相关事证就应进司法调查,对市民有所交代。
韩国瑜市长回应说,庆富案的风风雨雨引发各界关注,站在为保障市民利益的立场,市府于专案报告后将收集相关事证,如确认对市民权益已造成损失,市府将把全案移送检调单位侦办。
陈美雅议员则说,高银的履约保证金是点燃庆富案的第一把火,让国防部顺利签约,联贷案也才能通过,高银庆富贷款案的最后决议者为常董会,但金管会只罚高银八百万元,却对常董会卸责,连检察官也亦签结高银背信案。
陈美雅议员同时抨击庆富违反公司法及涉及虚伪增资,高银则对庆富公司大开方便之门,市府应揪出幕后黑手,不能让高银以警觉性不足卸责。
韩市长则再次强调,在经过议会专案报告后,已发现有新事证及疑虑,将由财政局汇整相关资料送政风处,移请地检署侦办。
议长许昆源表示,高银庆富案从相关经办人员到董事会,任何有涉及不法都要严办,市府应展现坚定决心,不能让无辜市民蒙受损失。
蔡金晏议员则忧心高银历经庆富案后恐对地方企业抽银根,影响地方企业生存与发展。
财政局表示,金管会针对高银提列五大缺失,高银对内控会比以前更为严谨,有关是否可能排挤企业放款,相信高银会有一把衡量的尺。
吴益政议员认为,高银过去一直是稳健保守的银行,不应疏忽十六点八五亿元履约保证金的风险评估,并在短短四天就通过此案,期盼市府法制局和财政局还原真相,高银对未来发展方向也应重新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