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林大愛村重建待續 十年-「如果對於明天沒有要求」

【記者盧山高雄報導】高雄「杉林大愛村」曾經風光落成,擁有慈善機構與政府掛保證,是莫拉克風災後由慈濟基金會所興建的3座大型永久居留屋群之一,莫拉克災民原先多是原住民與農民,族群、信仰多元龐雜,先天缺乏情感互信基礎;離開土地後找嘸頭路,即便10年來政府以各種方式進行技能訓練,卻常陷入補助結束、停課、又另起爐灶的惡性循環,風災過去這麼多年,居民仍活在沒有工作機會、前景不明的居留狀態。蔡菊政府的「居住正義」?正義成了爭議?!而該區選出的立法委員邱議瑩在八年的立委,似乎伴隨「十年」的歌聲中,讓大愛小林成了「風中的承諾」!?只能等待選舉時,才「雨後出筍」?!
伴隨時間推移,中央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在2014年宣告「任務圓滿」完成而解散,慈濟也在3、4年前撤離園區,讓1002戶居民只能繼續以「大愛村」之名,在仿靜思堂建築及慈濟塑像的環境中繼續生活。「現在沒有農地,工作機會也全都沒有了。」一直撐?!國民黨第一選區立法委員參選人王齡嬌表示:蔡菊說:2020台灣要贏?還是餓O餓O呢?愛台灣成了哀台灣呢?!
經濟條件不佳的情況讓杉林大愛村的居民陷入一種惡性輪迴,即不斷上新課、領補助、停課、另起爐灶;不僅磨損居民耐心、信心,更讓居民對非本地人提出的各種方案抱有強烈懷疑和不信任的態度。
國民黨第一選區立法委員參選人王齡嬌表示:現在林務局有透過「國家特別權力」的方式用資訊不對稱(武器不平等)的方式強暴民眾?!這樣的作為,讓原本以為「功德圓滿」的「法相莊嚴」,因為林務局的夜叉羅剎臉,儼然是將一群依存農村打零工的居民連根拔起,再安置於一片貌似祥和寧靜的住宅群中,成了實際的流離失所的窘境!
大愛小林的居民不需要「文青作為」(只講不做)的方式,更不需要論文門式的模糊不清,語帶曖昧!居民要的是真正的行動與用心。這都是因為如陳奕迅十年的歌詞中「如果對於明天沒有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