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新闻到...

民进党办理党内立委初选登记,出乎意料,竟然一团和气,就连原来势不两立的新潮流与海派都偃旗息鼓,引起外界解读,可能是因为看衰选情,所以才意兴阑珊。

上届立委选举,民进党意气风发,最小差距的选区都将近三万票,但是去年韩流兴起,全高雄市三十八个行政区,民进党只赢两区,而且最多的旗津区才千余票,让绿营是往事只能回味,连带影响明年立委选举,如果国民党提名得当,预估在八席立委中,绿营剩下二至三席。

新潮流在高雄的大姊大刘世芳,虽然身处于铁杆蓝军地盘,但是仍然不改其志,尤其屡次针对黄埔军歌要求改词,更显露其大胆,加上年改的极端发言,引人侧目,不过,可能失去军公教警选票,但是估算可以得到劳工与青年选票,才一直乐在其中而不改其志。

但是刘世芳的险象,反而从党内另一派系海派的反应得到证明。海派的中央委员林莹蓉连任三届议员,为了辅选陈其迈而放弃连任机会,但是一般以为在陈其迈惨遭滑铁卢后,林莹蓉应该寻求政坛发展而会转战立委,更何况,林莹蓉曾经对战过国民党立委黄昭顺,在民区得票遥遥领先,要不是眷村深蓝铁票集中投给黄昭顺,林莹蓉才以四千余票失利;加上林莹蓉卷土重来,却在党内初选败给拥有市府庞大资源的刘世芳,否则林莹蓉应该是现任立委,一般认为,个性倔强的林莹蓉势必要报一箭之仇,不料党内办理初选登记,却不见海派出手,林莹蓉既不出面说明,就连以前使用的手机都变成空号。

林莹蓉绝非怯战,分析认为民进党在去年选战惨败,明年的立委选战也绝对不乐观,加上选区是蓝军基本盘远远超过绿营,林莹蓉偃旗息鼓当是时候,反正留给刘世芳拼战,可能还有以后的机会。

左楠区摆明是艰困选区,其他七区也可能是泥菩萨过江,其中又以旗山的第一选区被公认是蓝军的囊中物,原因是立委邱议莹在市长选举中护主心切,口出不逊之言,不但引起网军群起攻之,就连在地的农民都看不下去,不过,邱议莹最有利之处,就是打着客家人旗号,如果国民党提名失策,让邱议莹继续得到客家乡亲认同,届时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所以,国民党突然将第一选区列为下一阶段提名作业的选区,应该是在考量客家选票的流向。

其实,除了左楠区外,原来苓雅、新兴、前金选区也是属于蓝大于绿的公教区,但是过去两次立委选举,先是因为打扁大将邱毅太过狂妄,藐视对手赵天麟,结果大意失荆州;接着的选举,适逢马英九得罪军公教警消,造成蓝军铁票族群起杯葛选举,才让赵天麟渔翁得利,但是由于赵天麟吃碗内、看碗外,忙于民进党市长初选,然后又在去年选举,一会帮陈其迈,一会又为子弟兵在别的选区站台,所以当他原先的大桩脚祈求赵天麟伸出援手时,结果竟然是开票远远低于当初的口头承诺,让大桩脚为之气结,赵天麟还能连任吗?

不过,国民党也必须小心提名,党部主委庄启旺曾经对战过赵天麟,深知他社会关系错综复杂,尤其四处结拜换帖兄弟,连地方角头都在赵天麟异姓兄弟的结拜规划中,因此,国民党必须突破赵天麟拉帮结派的有利之点,才能让选情高枕无忧。

至于民进党立委邱志伟、许智杰、林岱桦的选情,要看韩流的威力,其中许智杰属于新潮流大老,但是台湾最大党的『讨厌民进党』成因就是新潮流吃像难看,尤其段宜康脸书发言太嚣张,不论将年改的军公教退休人员形容为米虫,或者连远在东部的花莲人都被他看不起,可是自己的新潮流派系却将台湾权、钱一把抓,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新潮流已经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许智杰平时的发言却完全为之辩护,当不分蓝绿的群众想起许智杰的新潮流嘴脸,能够继续支持?更何况,许智杰的男女关系传言四起,更是话题焦点。

至于林岱桦被认为是民进党的不倒翁,但是在党内市长初选,暴露她另一面,结果市长初选民调令外界感到意外,加上她家族的争议,又遇上韩流势起,连不倒翁都可能出意外跌倒。

民进党在高雄市立委选举唯一要初选的第8选区(前镇、小港、旗津),由新潮流的立委赖瑞隆对上资深市议员郑光峰。这场唯一的党内初选,表面看似派系之争,但是实际上,郑光峰也曾是陈菊属意的立委人选,让赖瑞隆顿时失去派系优势。

初选民调显示,郑光峰领先,结果民进党中央希望协调,但基层党员认为,为了胜选,党中央应该「让最强的出线」,结果却是赖瑞隆出线。

由于高雄市立委减少一席,深绿的旗津区纳入前镇、小港选区,所以国民党的选将都在小心评估,不过,旗津区虽然让陈其迈得胜,但是比起以往国民党输到至少从一万票起跳的情况来看,韩国瑜上次才输一千票多,加上现在国民党掌控行政资源,轮到民进党要头痛。

所以,担任15年议员的郑光峰,在民进党去年败选后,仍然愿意在低迷时候挺身而出,显然是受到基层力拱他代表民进党参选立委的鼓舞,但是仍然不敌新潮流派系集体运作的功力。

赖瑞隆虽然侥幸过关,但他当立委都是非常意外,如果陈菊及市府幕僚当年不支持,不出钱出力为赖瑞隆辅选,可能在初选阶段就输给谢长廷的子弟兵;后来,陈菊又劝退阿扁之子陈致中,让赖瑞隆一帆风顺,但是赖瑞隆竟将立委当成地方议员,颐指气使指挥地方的公务员,让地方议员为之气结,加上菊系子弟兵在去年议员选举中失利,部分原因归咎赖瑞隆辅选不力,所以即使现在击退郑光峰,但是未来能否顺利过关?

其实赖瑞隆并非陈菊嫡系,两人在劳委会也没有交集,就连陈菊首次竞选高雄市长,都没有赖瑞隆身影,后来是陈水扁时代结束,赖瑞隆才到高雄求职,经过菊系核心幕僚洪智坤推荐担任观光局主秘,结果却与观光局长林昆山水火不容,以后赖瑞隆能晋身为陈菊核心,原因在贤内助于陈菊中风住院期间细心按摩照料,所以才挤进亲信之列。

2016的立委选举,绿营躺着选就可以,赖瑞隆自然属于西瓜之列,却也产生后遗症,让他至今没有基层实力,而且赖瑞隆几乎与基层脱节,所以未来的立委选举就是未定之数,即使如此,国民党却没有选将登记争取提名,诡异情形令人不解。  文:乔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