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庶民与否不重要,拯救台湾靠你我

分享新闻到...

高雄市长韩国瑜最近经常被绿营名嘴嘲讽,就是他过去做过民意代表,现在又是高雄市长,怎么能算是一个庶民呢?韩国瑜昨半夜在脸书写下,很少人像他一样云端地表几番来回,正因为曾经从庶民到庙堂,又从庙堂做回庶民,所以庶民于他而言不是一种身分、而是一种心态。
韩国瑜说,人往高处走本是人之常情,所以向来从地表上云端的人不少,而从云端下地表的不多,很少人像我一样云端地表几番来回,正因为曾经从庶民到庙堂,又从庙堂做回庶民,我觉得庶民有庶民的骄傲、权贵有权贵的荣耀,地表与云端是相从共生的关系,无论你如何自我界定,相信大家都对这个社会各有贡献,只不过两厢比较之下,在地表趴趴走还是比较符合我的生活志趣。

韩国瑜

且在蛰伏沉潜、乍暖还寒的十多年里,他对于一般民众的欢喜与哀愁特别感同身受,也亲眼看见他们的需求长期以来不被社会主流郑重以待,再加上北农时期与农民菜贩朋友的交流往来中,进一步认知到庶民经济的重要性,台湾当然应该继续努力于宏观经济的指标追求,可是同时不能忽略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庶民经济。
尤其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之后,美国政府为了力挽狂澜,透过量化宽松(QE)政策,大量印钞造成全球低利率现象。从此有钱人借钱炒房产股票的代价更低,报酬率却是每年二、三十%的成长,反之,制造业的毛利率相形变低,投资人变少,压缩了劳工就业空间,薪资随之冻涨,此举加深了M型社会的分化,也就是说,穷人更穷,富人更富。
如果将台湾的家庭所得分成5等份,最后20%的家庭入不敷出,倒数20到40%的家庭,一年最多存个4万元左右,而最前面20%的家庭,却可以有70几万元的储蓄,如把房地产再纳入考虑,那台湾的吉尼系数恐怕比官方数字更大。
当经济不好时,穷人的感受其实比富人更尖锐,莫忘世上苦人多的立意正是如此,除了农渔工,还有所谓的「三中一青」,亦即中小企业、中南部丶中低收入和年轻族群也是近年来经济衰退的受害族群,政府有责任为他们搭建一个愿景工程,将他们的力量汇入台湾产业创新、升级或转型的动能之中,然而,那是一个中长期才能实践的政策,现在台湾许多的民众已经到了只求食衣住行有着落的卑微辛苦,所以一定要先从夜市、农渔外销丶摊贩经济的短期政策开始着手,让基层人民眼前的生活得到喘息,他们才有信心度过景气低迷的黑暗、等待看到景气复苏的曙光。
韩国瑜表示,我们必须一起重拾积极务实的庶民态度,重新检视并修正我们的两岸关系、外交战略、能源政策、产业方向等等,不再用意识形态侷限国家发展、不再为政党理念牺牲全民利益,一旦我们不再从无限里自我侷限,我相信台湾未来在产业、投资、文创、科学、教育等方方面面都可以摆脱近年来的鼠目寸光,找到一个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成长空间。
他强调,他就是一个庶民,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国家兴亡、人人有责,无论你觉得你是庶民还是任何一种自我定位,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从这个心中只有派系私利、没有国家民族、把台湾前途决议文看得比台湾人民生活更重要的绿色执政手中,拯救这个从亚洲一条龙快变成亚洲一条虫的台湾,是我们每一位国民应尽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