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强推反渗透法 网路大查水表 韩竞办:箝制言论自由恶法 宛如威权复辟

分享新闻到...

(记者卢山高雄报导)今日召开「反渗透法决战日:检视蔡总统的两岸政策!」记者会,由韩国瑜竞选办公室总发言人王浅秋、发言人叶元之、宪政司法组国政顾问廖元豪、律师叶庆元出席,会中直指反渗透法犹如当年的「刑法一百条」,刑法一百条当年在许多民主前辈的努力之下废除,但今天民进党却强行将威权复辟,强行通过反渗透法,未来将会后患无穷。更可怕的是,在反渗透法还没通过之前, 箝制言论自由检警已经开始对小老百姓下手,只要在网路上质疑蔡政府,连台大教授苏宏达都被约谈,而且不是个案,越来越多民众都接到传票或被警察上门约询, 所以王浅秋说:「现在见面的问候语已经不是呷饱没而是被约谈没」。
王浅秋质疑,根据89年8月4日工商时报,蔡英文指出「一个中国可能是未来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两岸共同存共荣的一个体系」;根据陆委会89年年报,蔡英文时任陆委会主委时,赴立院答询表示「未来一个中国是台湾人唯一的选择」,就连前ㄚ总统陈水扁都质疑蔡英文主张一个中国「国民党也没有接受一国两制呀」,她想问蔡总统「你是忘记了,还是害怕想起来」。
王浅秋说,以前蔡总统说「台湾无法逃避一个中国的问题,从文化地理来看,未来的一个中国是台湾唯一的选择」,结果选举到了大卖芒果干,台大政治系教授苏ㄚ宏达因批评故宫政策遭政府查水表,还有何姓网友因评论私菸案竟被移送法办,什么时候台湾的民主已经开始「开倒车」了呢?呼吁如果有人民只是针对时政评论竟遭到政府迫害,欢迎来打鬼信箱(kmtgb2020@gmail.com)检举,韩国瑜团队将会提供协助。
廖元豪表示,「渗透是一个物理名词,不是法律名词」,过去蔡英文曾说不会限制两岸交流,但反渗透法第二条里面就定义,规范大陆地区所有的团体,例如在「渗透来源」,光包含境外敌对势力的政府、政党的所属组织,就极为广泛,譬如中国的学校即是政府所设,是否也要视为是渗透来源?岂不是严重妨碍两岸间的学术交流?定义不清楚的渗透,将会成为箝制言论自由的恶法。
廖元豪也提到,中央社为政府做喉舌,刊出一则报导,意指世界各国都有反渗透法。这根本是鱼目混珠。因为报导中所列出来的澳洲、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法制,基本上都是规范非法破坏之「间谍」行为,或仅要求外国势力游说必须「登记」。美国最早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甚至还为了保障言论自由,特别规定传播媒体不适用之,可见根本不怕「渗透」。
叶元之提到,民进党立委郑丽君的先生沈i学荣,曾经在大陆开设公司,虽然目前已经退出董事行列,但他依旧是公司大股东,在反渗透法通过以后,「沈学荣对郑丽君游说」有没有触法?何志伟家族也有阳信银行,是否可能涉嫌触犯反渗透法?虽然这些恐怕都不会成立,因为他们有党证无敌。
昨天博恩夜夜秀,也在反讽反渗透法的程序正义,蔡总统曾经承诺这个会期要通过·矿业法,但目前依旧没有下文,反而是为了选举需要,没有充分讨论强度关山的反渗透法,却不见林飞帆「林九万」出来抗议不符合程序正义,黑箱法案。
叶庆元指出,社维法散布谣言案件近年大幅增加,从106年31例、107年59例,到今年123例,大幅超过过去几年,当社维法尚且如此,「请问反渗透法会被用到什么程度?反渗透法就是定义模糊、涵盖过广、处罚过重的违宪恶法!」
叶庆元说,「反渗透法」推动的最大争爱议,在于违反正当法律程序。民进党党团直到11月25日才提出「反渗透法」草案,竟然不等行政院相关ㄚ部会讨论后提出对案,就排入立法院议程,并且跳过委员会审查程序,迳付二读,这比当年民进党质疑服贸协议是「黑箱作业」要离谱得多!服贸协议至少曾排入委员会审查,并且前后经过20场公听会听取各界意见,最后才在委员会强行表决通过。这次民进党推动「反渗透法」,跳过委员会审查阶段,直接排入院会二读程序,并且由蔡总统直接下令,必须在31日当天完成立法程序。由于立法院停会至12月30日,等于是要求立法院一日之内完成二读及三读,这严重破坏了立法院自主及程序正义,对于宪政法治伤害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