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衛工作權 石化產業勞工成立自救會 反對大社工業區土地降編

政府執意將大社工業區土地區分降為乙種工業用地,石化業未來面臨關廠的命運,石化企業工會「怒了」,今天站出成立自救會悍衛工作權。他們強調,今天石化業的處境,只有自救才能他救,今天不爭生存權,明天失去工作權。

自救會今(12)日11時在高雄市石化產業總工會成立,轄區包括中油、台塑等30多家石化企業的工會理事長全部到齊,還有學界及石化老兵前來力挺。

依據108年3月22日高市府都市計畫委員會中對各團體之建議回覆,高市府環保局對大社工業區各工廠之操作許可證之審查將配合使用分區辦理以符合土地使用計畫。換言之,降為乙工之後,在各種許可證到期後不可能再展延,那就是要關廠。高雄市政府説,土地降為乙工之後,大社石化廠可以維持運作,根本是在自欺欺人,將來展延換證時,公務員可以抵觸土地使用分區的法令嗎?

大社工業區反降編自救會會長、國喬石化產業工會理事長孫學山表示,今天在這裡召開自救會成立記者會,心裡是沉痛的,因為我們的訴求不是要公園要綠地,我們要的只是一個基本的工作權,為了一口飯吃。

孫會長強調,降編等同關廠,大社工業區的年產值1000億元,產品以內需為主,佔國內需求高達60%,區內有口罩國家隊的幕後英雄產業,有高科技產業供應商,一旦降編乙工,業者各項操作許可及環保證照將無法展延,等同關廠一途。

關廠影響的不是只有區內廠商與員工,也會漸漸影響民生經濟,甚至影響政府所引以為傲的高科技產業。石化產業鏈建置不易,它是許多產業的基本供應來源,希望決策者眼裡不要只有高科技,一個國家沒有好的基礎工業做基底,會有好的高科技產業嗎 ?

孫會長說,整個大社工業區相關就業人口約15萬,這代表多少中下階層家庭。區內員工平均年齡約45歲,也是肩負家庭經濟重擔的階段,中年失業將會給家庭帶來重大的衝擊,後續又會衍生多少社會問題,決策者可曾想過?不要看似解決了一個問題,日後會有更的問題產生。

石化業長久以來被有心人士污名化,政府以保護人民健康為由,要把大社工業區給滅了。那為何高達70%的人民反對,政府還是要進口萊豬,實在很懷疑這是什麼樣的政府,施政的反差如此荒腔走板。

孫會長向石化業的勞工喊話說,今天不爭生存權,明天就失去工作權,自救會成立的宗旨不僅在於反降編案,也要讓勞工朋友知道,不要覺得卑微,自己的工作權自己顧,只要我們站出來,相信力量是很巨大的。

一直以來高雄的勞工朋友是一路相挺民進黨的,不乏今天與會的各企業工會理事長。孫會長強調,工會的職責是在捍衛勞工權利,請各工會成員莫忘參與工會的初衷,暫時捨棄政黨理念,因為石化業沒有被分化的本錢,團結力量大不是口號,它是會有影響力的,不要恐懼、不要怕,路是人走出來的。

新高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何政家表示,長期以來,高雄的石化產業不斷被環保團體用表面數據來扭曲及放大對環境的污染程度,刻意漠視廠商和員工投入大量資源改善與對於設備污染防治的付出,以不客觀的資訊來誤導政府和居民對石化產業的認知!
大社工業區一旦降編為乙種工業用地,光是無法更新設備和擴廠,除了使設備安全產生更大疑慮外,更讓產業難以穩定發展,最終走向自然萎縮乃至關廠的命運!導致大社工業區的所有從業勞工面臨失業,其家庭失去經濟支撐的可悲慘況。

何理事長説,我想知道如果環保團體要求大社工業區必須依照乙種工業用地的使用規範來執行,市政府又該如何來回應?

何理事長呼籲,市政府不應該搞灰色地帶,來消磨勞工的生存意志,明確的保障大社工業區從業勞工的工作權!明確的告訴我們大社工業區不會降編,不會影響廠商和勞工的生存權益!

高雄市石化產業總工會理事長鄭寳柱表示,近年農地工廠合法化的問題,不分藍綠執政的政府均設法尋求解决之道,一直到去年工輔法通過後,多數的廠商才得到一條可以合法經營的明路。

反觀,大社工業區要被降編,兩相比較之下,不免產生了一個政策矛盾,為何政府開設的工業區,最終卻變成非法使用?

高雄市石化產業總工會副理事長葉崇孝表示,過去,在民國 104 年時,中油高廠關廠,該廠同仁被載往他廠時,落寞孤單的神情猶歷歷在目,但,國營事業尚可作人力調整,若是民間企業呢?試問政府能否保證私人民間企業在未來,如若遭遇相同情況, 因在不合適的乙種工業區上操作,一旦被撤照關廠,也能有相應的應對配套方案?且大社工業區在政府無相關配套前先貿然降乙種工業區下, 未來可能關廠風險大增,屆時將衝擊到上游公司中油,更甚至影響國家經濟。如此做法是否太草率行事,讓勞工朋友們失去對政府的期望與信心?

葉副理事長強調,工業城市本身並不恐怖,恐怖的是業者對環境保護的輕忽, 及相關執法單位的怠惰。國家有完善的環保、工安、職安等法規可供業者遵循辦理,同時也有相關法條來保護勞工與居民之健康以及維護周邊環境。

葉副理事長指出,鋼鐵及石油煉製是高雄的根,我們支持高雄需要轉型城市規劃需要更新,而轉型不是砍掉我們的根,這是本末倒置。呼籲高雄市政府應學習新加坡,轉型為綜合型城市。而不是貿然將大社工業區將乙工。

退休石化老兵,前中油石化事業部執行長吳義芳表示,大社工業區要降編的議題已在政府政策、環團與利害關係人間攻防甚久,均未能達成共識。大家都非常了解這個工業區的未來宿命,為了某些特定的目標,卻一直無法明白地提出政策,怕是順了姑意,逆了嫂意。

 

吳義芳強調,石化產業的技術門檻相對高,除了少數特化產品公司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外,新材料研發與量產的研發能力及專利是相對薄弱的,關鍵原因是沒有產業政策的支持。同時也低估了大社工業區降編為乙種工業區對於台灣石化產業布局的影響,即使台灣石化業者已經大部分在全球各地開枝散葉,但維持適當規模、具競爭力的台灣石化產業聚落仍有其必要,否則20年以後將後悔莫及。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化材系教授何宗漢博士表示,大社工業區是經濟部於民國62年編定之石化工業區,其開發目的,係為促進工業發展,增加土地利用價值,提供就業機會,繁榮地方經濟,解決石化業原料仰賴國外進口之不便,藉以降低成本,增強國際市場之競爭力。40多年來提供大高雄就業機會並繁榮地方經濟,但隨著高雄市都市發展人口快速密集,為保障當地居民健康及地區長遠發展,因應產業多元發展,大社工業區的遷移已是時勢所趨,業者務必積極規劃。
何教授説,他不反對降編,只是希望循序漸進先將大社工業區降為甲種工業區,讓業者可以持續營運,等到政府輔導業者遷廠後,再降為乙種工業區,以保障當地2500多人的工作權及社區發展。

何教授解釋原因如下:
1. 石化業是民生、電子業的原料及戰備產業,提供理工系所畢業生就業機會。石化業關係到人民的食衣住行育樂及各項材料供應,舉凡民生化工、建材、汽車及電子產業的原料等,都與石化業息息相關,若貿然降編,國內石化供應鏈會有段鏈的風險,對於產業衝擊甚鉅。台積電擬於美國亞利桑那州設5奈米晶圓廠欽點長春集團隨其赴美;今年新冠狀病毒疫情重創全球經濟,台灣能倖免於難,歸功於石化業能及時就地供應口罩的原料,足證石化業的重要性。
2. 若直接降為乙種工業區將影響石化廠操作安全。石化廠是資本密集且自動化較完整的產業,設廠及開工生產都要經過嚴格審查,且依法定期進行停工歲修檢查、改善製程及增加設備,以保障石化廠操作安全,市政府勞檢處也會定期勞檢。若變更為乙種工業區,原有建物不得增建、改建、增加設備,會導致業者無法進行研發改善製程,甚至影響石化廠操作安全,若先變更為甲種工業區,業者為提升操作安全可依法增加設備改善製程,保障勞工權益,避免產業衝擊,甚至可在遷廠的緩衝期降低工安及汙染。
3政府應規劃適合遷廠的地點,輔導廠商遷移,保障居民健康及地區發展。
降為乙種工業區後將使得合法設廠變為非法營運,陷廠商於不義,更會衍生居民嚴重抗爭,根本解決之道為政府應儘速規劃適合遷廠的地點,輔導廠商遷移,以保障居民健康及地區發展。新加坡面積只有台灣的50分之1,但新加坡政府規劃裕廊島為石化專區,成為全球僅次於美國及荷蘭的第三大煉油國,石化產值占全國總生產毛額的1/3,造就新加坡經濟奇蹟,新加坡能,台灣一定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