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社工業區降編勞工自救會誓師大會宣布26日舉行大遊行向市府陳情未獲合理回應不惜血染現場

分享新聞到...

(記者盧山高雄報導)高雄市石化業勞工日前組成的大社降編勞工自救會十八日上午十時三十分在高雄市議會舉行誓師大會,宣布十二月廿六日將舉行萬人大遊行,並到市政府陳情,如果沒有獲得市府的合理回應,不惜用鮮血染紅這場「勞工冬戰」。
大社降編勞工自救會誓言:我們沒有退縮的理由。
自救會表示,14日高雄市石化業勞工成立「大社降編勞工自救會」後,他們向高雄市政府喊話,我們只是要工作,要一口飯吃而已。呼籲政府如果依土地區分使用的規定,石化廠是無法在乙工的土地上存活,公司關廠了,做工的人怎麼辦?
但是,高雄市政府回應我們的訴求,還在睜眼說瞎話,都發局在14日的回應中強調,未來變更為乙工後,在不增建、改建、增加設備的前提下,依法可繼續原來使用或轉型作乙種工業區使用,並不會有立即關廠的問題。
18上午在高雄市議會舉行「勞工冬戰」的誓師大會,高雄市議員蓝綠議員都來表示支持「大社工業區反降編」,民進黨議會總召韓賜村表示,政府應該先做好石化業遷移配套,才可以進行大社降編事宜,國民黨議員吳利成强調,石化業的汚染改善工作已經有成了,現在去降編很不合理,政府不能為少數環團在叫駡,就貿然將大社工業區降為乙工,這對勞工的工作權影響很大,失業後的勞工他們的家庭生計怎麼辦?
與會的近百位企業工會理事長現埸宣誓簽下誓書。
自救會長孫學山表示,大社工業區降編等同關廠,原因是工廠在降編後,很多環保許可證依法就是不能換證。且都市計畫法高雄市施行細則第19條第三項規定,因災害毀損之建築物,不得以原用途申請重建。換言之,將來大社降編之後,轄區的工廠遇到地震、風災等,被毀損的設備是無法按原用途重建。請問巿政府,這不叫關廠什麼叫關厰?
高雄市政府執意對大社工業區降編,決策重心已經向環保團體傾斜了,完全不顧勞工的工作權,我們最寒冷的冬天如狂風暴雨來襲,此時此刻我們再不起身而戰,就只能等待被關廠、失業,國家流失經濟,這將是一場勞工與國家的災難。
70年代未,台灣的環保意識興起,石化業面臨的衝擊巨大,歷經多次抗爭、圍廠、賠償等,30年來石化投資在環境的改善工程,已經千億元,我們已經不是污染的產業,環團拼命把石化貼上「污染」的標籤,我們不同意更無法接受。
以前,石化業的勞工不講話,不與環團針鋒相對,是憂心社會因此產生意識的對立,但我們的「佛心被當狗屎」。
回顧國光石化投資,我們不講話,結果國光石化胎死腹中,中油五輕被迫退場,我們也不力爭,結果中油五輕被當廢鐵賣。石化高值化的台耀、曄晹案最後都是因為我們沈默不語,全部胎死腹中。這些「石化血慘案」還記憶猶新,現在面臨大社降編之危,寒冷的海嘯來襲,我們還要佛心坐以待斃嗎?
做工的朋友,今年石化業冬天很冷,且爹不疼娘不愛,不管冬天有多冷,我們會自救,今天要起身去爭生存權,明天才不會失去工作權 ,這一次我們絕對不會恐懼、也不會怕,為勞權的冬天之戰而戰。12月26日我們會為「勞權冬戰」拉開序幕,如果無法獲得市府的合理回應,我們會用鮮血染紅這場「勞工冬戰」,明年的「春爭、夏抗、秋鬥、冬戰」我們還會再回到高雄街上。
出席記者會的還有議員李雅靜、陳若翠、邱于軒、鄭安䄽、黄香椒、林義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