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化产业劳工成立自救会反对大社工业区土地降编 并准备游行誓师及抗争活动

(记者卢山高雄报导)政府执意将大社工业区土地区分降为乙种工业用地,石化业未来面临关厂的命运,石化企业工会「怒了」,今天站出成立自救会悍卫工作权。他们强调,今天石化业的处境,只有自救才能他救,今天不争生存权,明天失去工作权。自救会并将于12月18日上午十一点在高雄市议会举行游行誓师,12月26日上午10时到高雄市政府举行游行陈情抗争活动。
自救会12日11时在高雄市石化产业总工会成立,辖区包括中油、台塑等30多家石化企业的工会理事长全部到齐,还有学界及石化老兵前来力挺。
依据108年3月22日高市府都市计画委员会中对各团之建议回复,高市府环保局对大社工业区各工厂之操作许可证之审查将配合使用分区办理以符合土地使用计画。换言之,降为乙工之后,在各种许可证到期后不可能再展延,那就是要关厂。高雄市政府说,土地降为乙工之后,大社石化厂可以维持运作,根本是在自欺欺人,将来展延换证时,公务员可以抵触土地使用分区的法令吗?
大社工业区反降编自救会会长、国乔石化产业工会理事长孙学山表示,今天在这里召开自救会成立记者会,心里是沉痛的,因为我们的诉求不是要公园要绿地,我们要的只是一个基本的工作权,为了一口饭吃。
孙会长强调,降编等同关厂,大社工业区的年产值1000亿元,产品以内需为主,占国内需求高达60%,区内有口罩国家队的幕后英雄产业,有高科技产业供应商,一旦降编乙工,业者各项操作许可及环保证照将无法展延,等同关厂一途。
关厂影响的不是只有区内厂商与员工,也会渐渐影响民生经济,甚至影响政府所引以为傲的高科技产业。石化产业链建置不易,它是许多产业的基本供应来源,希望决策者眼里不要只有高科技,一个国家没有好的基础工业做基底,会有好的高科技产业吗 ?
孙会长说,整个大社工业区相关就业人口约15万,这代表多少中下阶层家庭。区内员工平均年龄约45岁,也是肩负家庭经济重担的阶段,中年失业将会给家庭带来重大的冲击,后续又会衍生多少社会问题,决策者可曾想过?不要看似解决了一个问题,日后会有更的问题产生。
石化业长久以来被有心人士污名化,政府以保护人民健康为由,要把大社工业区给灭了。那为何高达70%的人民反对,政府还是要进口莱猪,实在很怀疑这是什么样的政府,施政的反差如此荒腔走板。
孙会长向石化业的劳工喊话说,今天不争生存权,明天就失去工作权,自救会成立的宗旨不仅在于反降编案,也要让劳工朋友知道,不要觉得卑微,自己的工作权自己顾,只要我们站出来,相信力量是很巨大的。
一直以来高雄的劳工朋友是一路相挺民进党的,不乏今天与会的各企业工会理事长。孙会长强调,工会的职责是在捍卫劳工权利,请各工会成员莫忘参与工会的初衷,暂时舍弃政党理念,因为石化业没有被分化的本钱,团结力量大不是口号,它是会有影响力的,不要恐惧、不要怕,路是人走出来的。
新高市产业总工会理事长何政家表示,长期以来,高雄的石化产业不断被环保团体用表面数据来扭曲及放大对环境的污染程度,刻意漠视厂商和员工投入大量资源改善与对于设备污染防治的付出,以不客观的资讯来误导政府和居民对石化产业的认知!
大社工业区一旦降编为乙种工业用地,光是无法更新设备和扩厂,除了使设备安全产生更大疑虑外,更让产业难以稳定发展,最终走向自然萎缩乃至关厂的命运!导致大社工业区的所有从业劳工面临失业,其家庭失去经济支撑的可悲惨况。

何理事长说,我想知道如果环保团体要求大社工业区必须依照乙种工业用地的使用规范来执行,市政府又该如何来回应?

何理事长呼吁,市政府不应该搞灰色地带,来消磨劳工的生存意志,明确的保障大社工业区从业劳工的工作权!明确的告诉我们大社工业区不会降编,不会影响厂商和劳工的生存权益!

高雄市石化产业总工会理事长郑寳柱表示,近年农地工厂合法化的问题,不分蓝绿执政的政府均设法寻求解决之道,一直到去年工辅法通过后,多数的厂商才得到一条可以合法经营的明路。
反观,大社工业区要被降编,两相比较之下,不免产生了一个政策矛盾,为何政府开设的工业区,最终却变成非法使用?
高雄市石化产业总工会副理事长叶崇孝表示,过去,在民国 104 年时,中油高厂关厂,该厂同仁被载往他厂时,落寞孤单的神情犹历历在目,但,国营事业尚可作人力调整,若是民间企业呢?试问政府能否保证私人民间企业在未来,如若遭遇相同情况, 因在不合适的乙种工业区上操作,一旦被撤照关厂,也能有相应的应对配套方案?且大社工业区在政府无相关配套前先贸然降乙种工业区下, 未来可能关厂风险大增,届时将冲击到上游公司中油,更甚至影响国家经济。如此做法是否太草率行事,让劳工朋友们失去对政府的期望与信心?

叶副理事长强调,工业城市本身并不恐怖,恐怖的是业者对环境保护的轻忽, 及相关执法单位的怠惰。国家有完善的环保、工安、职安等法规可供业者遵循办理,同时也有相关法条来保护劳工与居民之健康以及维护周边环境。

叶副理事长指出,钢铁及石油炼制是高雄的根,我们支持高雄需要转型城市规划需要更新,而转型不是砍掉我们的根,这是本末倒置。呼吁高雄市政府应学习新加坡,转型为综合型城市。而不是贸然将大社工业区将乙工。
退休石化老兵,前中油石化事业部执行长吴义芳表示,大社工业区要降编的议题已在政府政策、环团与利害关系人间攻防甚久,均未能达成共识。大家都非常了解这个工业区的未来宿命,为了某些特定的目标,却一直无法明白地提出政策,怕是顺了姑意,逆了嫂意。
吴义芳强调,石化产业的技术门槛相对高,除了少数特化产品公司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外,新材料研发与量产的研发能力及专利是相对薄弱的,关键原因是没有产业政策的支持。同时也低估了大社工业区降编为乙种工业区对于台湾石化产业布局的影响,即使台湾石化业者已经大部分在全球各地开枝散叶,但维持适当规模、具竞争力的台湾石化产业聚落仍有其必要,否则20年以后将后悔莫及。
国立高雄科技大学化材系教授何宗汉博士表示,大社工业区是经济部于民国62年编定之石化工业区,其开发目的,系为促进工业发展,增加土地利用价值,提供就业机会,繁荣地方经济,解决石化业原料仰赖国外进口之不便,藉以降低成本,增强国际市场之竞争力。40多年来提供大高雄就业机会并繁荣地方经济,但随着高雄市都市发展人口快速密集,为保障当地居民健康及地区长远发展,因应产业多元发展,大社工业区的迁移已是时势所趋,业者务必积极规划。
何教授说,他不反对降编,只是希望循序渐进先将大社工业区降为甲种工业区,让业者可以持续营运,等到政府辅导业者迁厂后,再降为乙种工业区,以保障当地2500多人的工作权及社区发展。

何教授解释原因如下:
1. 石化业是民生、电子业的原料及战备产业,提供理工系所毕业生就业机会。石化业关系到人民的食衣住行育乐及各项材料供应,举凡民生化工、建材、汽车及电子产业的原料等,都与石化业息息相关,若贸然降编,国内石化供应链会有段链的风险,对于产业冲击甚钜。台积电拟于美国亚利桑那州设5奈米晶圆厂钦点长春集团随其赴美;今年新冠状病毒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台湾能幸免于难,归功于石化业能及时就地供应口罩的原料,足证石化业的重要性。
2. 若直接降为乙种工业区将影响石化厂操作安全。石化厂是资本密集且自动化较完整的产业,设厂及开工生产都要经过严格审查,且依法定期进行停工岁修检查、改善制程及增加设备,以保障石化厂操作安全,市政府劳检处也会定期劳检。若变更为乙种工业区,原有建物不得增建、改建、增加设备,会导致业者无法进行研发改善制程,甚至影响石化厂操作安全,若先变更为甲种工业区,业者为提升操作安全可依法增加设备改善制程,保障劳工权益,避免产业冲击,甚至可在迁厂的缓冲期降低工安及污染。
3政府应规划适合迁厂的地点,辅导厂商迁移,保障居民健康及地区发展。
降为乙种工业区后将使得合法设厂变为非法营运,陷厂商于不义,更会衍生居民严重抗争,根本解决之道为政府应尽速规划适合迁厂的地点,辅导厂商迁移,以保障居民健康及地区发展。新加坡面积只有台湾的50分之1,但新加坡政府规划裕廊岛为石化专区,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及荷兰的第三大炼油国,石化产值占全国总生产毛额的1/3,造就新加坡经济奇蹟,新加坡能,台湾一定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