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报导/王凯民>要求制定 农业经营认定办法

分享新闻到...

假农民诈领、真农民被拒门外等农民保险资格认定问题,十年来纷扰不断,但防范或导正却也总是慢如牛步。尤其监察院于2010年、2012年、2013年对于农委会共提出了三次纠正案,2014年再要求内政部、农委会及劳保局应积极研修农保法令;台湾高等检察署也于同年针对假农民诈领农保案发动清查并移送。种种作为,确实让曾经高达投保总人数超过170万,降低到106万,减少幅度近四成比例。而沉寂一段时间的农保纳保资格,就在近期因为农委会发文各县市农会清查农保资格,再次引发论战!

 

农业大县、屏东选区出身的立委钟佳滨,偕同赖惠员及郭国文召开「你的不合理,造成我的不合法」记者会,盼能彻底解决所有判定争议。立委钟佳滨表示,「农委会应明确订定农保资格条件中的农业经营认定,才能让农会及农民有所依循。」至于农委会本次表达将从宽认定或许是出于善意,但并非长久之计。

 

屏东县植物保护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郭永俊今表示,现在有超过9成的农药行负责人本身是从事耕种的农民,有些人农保年资已超过30年,农药与农业生产息息相关,但农药行却被认定为农业以外的职业,让农民相当忧心会被退保。

 

立委赖惠员指出,现在全国农民的农保资格,清查出来竟有超过3.9万人资格重复,显示当时审查机制不够落实。但缴了几十年保险费,不能喊停就停,应有补偿办法和配套措施,不能因行政机关不作为,就让农民承担保险资格丧失后果。

 

针对审计部2018年调查农委会农保资格审查等执行情形,发现部分农保被保险人为工商业负责人、持有农地面积,不符合农审办法规定。立委郭国文说,农委会应在稽查前,先定义「工商登记负责人从事的营业项目、产业规模等模糊地带」,毕竟同时有「工商登记负责人」身份的「从事农业工作者」越来越多,农委会认定应考量其实务面。

 

钟佳滨强调指出,2003年「无农业以外之专任职业者」改由农民立切结书自负法律责任,政府并未明确定义;随着时空演变,究竟何谓农业?似乎仍是莫衷一是?农委会过往未尽审查之责,今年才列举审认原则,但农民和政府对于「农业外专任职业」认知有差异,也影响农保条例的适用对象,因此要求农委会应明确制定「农业经营认定办法」,以利农会审查及农民依循。记者会后,钟佳滨随即赶往经济委员会联席会议质询发言,强调认定办法之急迫性、盼农委会正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