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报导/王凯民>国民法官上亿宣传费 决议减列

立法院朝野党团挑灯夜战,晚间加班协商中央政府总预算,针对司法院所编列1亿2千万元的的国民法官宣传费,受到国民党党团质疑,两度休息讨论后,朝野终达成共识,决议减列5000万元,并要求司法院需就此到立法院进行专案报告。立委李贵敏仍批评,目前经济受到新冠疫情拖累,司法院居然还花大笔经费搞行销,更未必能达成政策行销的实质效益,这种败家的行为实在很不应该。

 

担任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召委的李贵敏在协商取得共识后对媒体做了以上表示。她强调,其实相关单位早预期这笔经费会在立法院受到严重质疑,因此行销经费未必真需要1亿2,000万,甚或是为协商预做准备,所以把编的数字拉到很高的结果。所以虽然删了五千万,但她仍不满意。

 

李贵敏也指出,相较日本行销政策的经费,不但编列数字相对少很多,而且台湾面临的是严重疫情的打击,因此政府财务也应该把钱花在刀口上,在疫情期间还要花1亿2,000万去做宣传,「这就是不应该」、「败家」。

 

她并强调,宣传方式非常多,尤其面对国民法官新制度上路,百姓要真正的参与才会有感受;反之,政府单位编一个动画,百姓看或不看会有什么感受呢?尤其整笔预要做整合行销,要代言人,要IP,要有活动记者会,要电影、纪录片,要动画游戏,要手游,要网络节目平台、电视广告、制播节目,捷运灯箱,还有大数据分析效益评估;洋洋洒洒,五花八门,还要花这么多钱,纯粹在消耗预算,政府单位根本没能力掌控整体行销,实在荒唐。

 

她也说,当初司法院之所以不采用陪审制,中间一项理由是要多增加2亿多的经费,结果政府不愿花这2亿,却另外拿了1亿多来做宣传,搞「大内宣」。这样能让人心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