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报导/王凯民>邱志伟力推 少子化专法

分享新闻到...

面对少子化问题的冲击,卫福部于2017年4月成立「少子化办公室」,惟仅开了一次会即告停摆。对于卫福部于辖下设置「少子化办公室」因应少子化问题,立委邱志伟认为,「少子化问题绝不是生育问题,而是社会多面向问题」,父母工时低薪是劳动部权责、幼童教育学费属教育部权责、房贷青年住宅则是内政部权责、税赋优惠更是财政部的权责,这都不是卫福部单独成立办公室可以处理,这是整体国安问题。

 

根据内政部户政司统计资料显示,我国育龄妇女生育率自1998年首度跌破1.5以来,除1999及2000年短暂回升外,一路呈现下滑的趋势,2010年甚至低至0.895,最新统计资料为2019年的1.05。又内政部日前公布2020年人口统计,去年1至12月出生人数16万5249人、创历年新低;死亡人数17万3156人,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台湾人口首度呈现负成长。从以上数据可知,我国少子化问题已存在20余年,这些年来,政府虽然陆续提出多项政策因应,成效不彰,仍挽救不了日益下跌的生育率,甚至出现人口的负成长。

 

立委邱志伟提出两点建议:第一,由行政院主导成立跨部会之少子化政策小组。如前所述,少子化问题绝对不是单纯的生育问题,而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少子化影响层面相当深远,包含教育、劳动力与财政等。如果少子化的问题持续恶化,将影响国家经济发展,并将削减国家总体竞争力。然而,我国在因应少子化问题上,乃由各机关各自提出策略,缺乏整合性的规划及监督机制。因此立委邱志伟认为,要解决少子化问题,行政院有必要成立跨部会之少子化政策小组,系统性规划我国之少子化政策,并督导各机关执行,以提升成效。

 

第二,制定专法因应少子化问题。比我国更早步入少子高龄社会的日本,自1990年代起就在幼托政策上进行种种努力,于2003年7月制定「少子化社会对策基本法」,随后内阁成立由首相担任会长,全部阁员参加的少子化社会对策会议,于2004年6月依据该法制定了首部「少子化对策大纲」,并于每5年修正一次。根据「世界人口综述」2019年版排名各国总生育率(TFR),台湾以1.218人,在200个国家中敬陪末座,与日本相较,我国少子化的问题更为严峻,实应采取更强力的政策作为,以为因应。

 

邱志伟认为,在法制面上,他建议比照日本「少子化社会对策基本法」制定我国应对少子化问题之专法,并据以规范中央各机关、地方政府、企业、团体,就少子化问题应负之权责及责任,以期能更有效的解决我国之少子化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