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逐渐失能的母亲 职场超人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刘先生是位中小企业家,近期因母亲生病且生活无法自理而感烦心,经洽谈得知,刘先生因父亲早逝,三兄弟皆由母亲独自拉拔长大。如今,母亲病倒,他的两个弟弟对此除感到错愕,却也表明不愿共同负起照料母亲的责任;眼看母亲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刘先生的心情除自责与内疚外,对于兄弟间的无情又多了愤怒的情绪。而未来要将母亲送去安养机构,除要避免妈妈有被遗弃的感受外,自己也要扛起母亲的安养和医疗费用。

高雄银行信托部科长黄启州指出,由于台湾人口老化速度较各国快,需照顾的人口急遽增加,在国人平均寿命逐渐提高的情形下,国人一生中的平均长照需求时间约7.3年。该案面对生活逐渐无法自理的刘妈妈,晚年将有很长的时间要在病床上渡过。对于刘先生所面临的问题,高雄银行主要的规划方向如下:

一、成立他益信托:由刘先生担任委托人交付信托财产,并由刘妈妈担任受益人。因他益信托涉及赠与税问题,因此规划在免税额度(220万)内交付信托,且于信托契约明定将来若不敷使用,再由委托人于另一年度增加信托财产金额,如此即可排除刘先生遭课征赠与税的问题。

二、专款专用并保障刘先生权益:透过信托由银行缴付安养等费用,并免除刘先生需每月按时缴付费用的困扰,同时也可避免一次给付金额给安养中心却遭挪用的风险﹗若刘妈妈有医疗行为,还可凭医疗相关收据向银行请款。

由于刘先生的其他兄弟不愿担负照顾母亲的责任,为确保刘先生的权益,因此于信托契约约定,当受益人死亡而终止信托时,剩余的信托财产并非刘妈妈的遗产,而是返还予刘先生。

依财政部台北国税局函释信托业办理老人安养信托税务适用疑义,本案视作赠与之返还,以保障刘先生权益。

三、本案费用:签约费为11,000元,每年管理费约为10,000元。

信托不是有钱人的专利,台湾将步入高龄少子化社会,安养信托需求与日俱增,信托除能解决未来的安养问题外,信托亦为兼具弹性又多元化的财管工具,举凡年长却无力掌控自己财产而想达成资产保全的目的、对未成年子女或身心障碍子女的安养抚育、照顾遗孤未来的生活、资产传承的税务规划、为子女成立创业基金、预先规划自己的退休安养生活等,均可办理信托。

该案透过信托规划,刘先生不仅安排母亲的安养问题,又不需担心财产交付养护机构而遭受挪用,同时确保母亲往生后剩余的信托财产能返还给自己,厘清办理信托对赠与税和遗产税的疑虑。

政府推动长照业务,可惜没有包含信托照护,以发挥安养信托的效果,信托不但能达成高龄者的退休安养目的,也能解决其他对于财产管理的问题。因此,信托最大的功用就是用来解决客户在财产上的法律问题并达成客户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