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音樂產業 創作者受到更多重視

分享新聞到...

Taylor Swift與環球音樂集團簽訂新合約,其中關於Spotify 的條款影響其他數千名音樂人收入。(圖/截自Taylor Swift IG)

隨著COVID-19疫情衝擊,原本仰賴巡演經濟的音樂產業逐漸對串流平台更加依賴,而疫情帶來的經濟低迷讓音樂創作者的控訴更加激烈且集中,從英國的#BrokenRecord 到#FixStreaming運動皆如是,共同目標都是敦促行業更加公平地支付音樂人報酬。

 去年夏天索尼音樂宣佈免除音樂人未償付的遺留債務計劃(Legacy Unrecouped Balance Program)後,今年2月1日,華納音樂也採取了類似的行動—— 免除音樂人未償清的預付款計劃。據悉,環球音樂也正在考慮引入類似政策。
 與索尼音樂類似,華納音樂的計劃對象也是2000年之前簽約,但至今都沒有償清預付款的藝人和詞曲作者。該計劃將免除他們未收回的預付款,並從今年將於7月1日生效。
 也就是說,對於那些版稅收入每月都被華納保留用於償還預付款的藝人和詞曲作者,從今年夏天開始,那筆錢就會進入他們自己的銀行賬戶。而且,該計劃還將使其他幕後創作者受益,如製作人、工程師和混音師。種種動向表明,一度被忽略、被工具化的創作者群體正在受到更多重視。
音樂人正在受到市場各方重視
 在傳統唱片約中,唱片公司會先給簽約藝人一筆預付款,這筆錢隨後會從音樂人的版稅分成中扣除,除了預付款,音樂人還要按照合同規定支付其他的支出,如巡迴演出、包裝、營銷等,這兩筆款項之和就叫做償付款。這意味著,即便唱片開始盈利,在音樂人應得版稅足以抵消這筆償付款之前,其實都得不到收入。
 在傳統的唱片公司合約裡,缺乏即刻資金的音樂人往往會為了預付版稅,讓渡自己的母帶控制權,選擇較低比例的版稅分潤,傳統唱片公司旗下音樂人分到的利潤通常不會超過25%;在某些合約裡,唱片公司甚至會放入各種額外的支付名目,使得音樂人必須償還超過預付版稅的好幾倍金額,這形同剝削。
 因此,藝人們在簽完合約幾十年後無法獲得版稅的情況並不少見,尤其是21世紀前簽訂的合約,那時藝人相對唱片公司處於絕對弱勢的地位。而對於那些二十多年來都沒有償清預付款的音樂人而言,現今串流媒體播放帶來的版稅或許也就是他們的全部收入了。但音樂人能從中獲得的報酬仍舊很低,英國的音樂串流媒體現在每年能夠帶來超過10億英鎊的收入,但音樂人只能獲得13%。
 也就是說,索尼和華納的這類計劃,或許並不能為那些至今都沒能通過音樂賺錢的創作者帶來多少實際收益,但起碼承諾了這些千禧年前的簽約藝人能夠享受到現今的串流媒體紅利。
 更重要的是,這是音樂行業對於從唱片時代到串流媒體時代都並未改善的音樂人收入困境的迴應。
 除了免除遺留的償付款,唱片公司此前也將其串流媒體收益與旗下藝人分享。2016年,華納音樂成為第一家將出售Spotify股權所得收益與藝人分享的大型音樂公司,索尼音樂也緊隨其後。在Taylor Swift的推動下,環球音樂也對此做出了承諾。
 無論是免除簽約藝人的遺留債務,還是與其共享串流媒體股份收益,任何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唱片公司對創作者的普惠行為所能造成的連環效應,對整個行業而言都是值得期待的。
 近來,把創作者放到價值鏈最前端的創作者經濟(Creator economy)受到熱議,創作者群體越發受到重視。對於遲遲未實現盈利的Spotify和「去獨家」後的音樂平臺而言,直接吸引、培養創作者是幫助平臺進行內容比拼、創造營收的必要手段。
 但Spotify受到了主流唱片公司的抗議而取消了創作者可直接上傳音樂的實驗。然而,獨立音樂人並沒有因此就重回唱片公司的懷抱,轉而讓更多三方公司嗅到了其中的商機。近年來,伴隨獨立音樂自發行市場興起的,還有各種發行平臺、音樂融資工具等新型事物的出現,而加上唱片公司和串流媒體平臺做出的主動改變,這無疑預示著整個音樂行業的前進方向。
為什麼音樂人越來越受到重視?
 過去一百年來,唱片公司掌握著錄音技術和錄音製品的生產、傳播和銷售。如今,大部分工作音樂人已經可以獨立完成,而音樂公司所能做的更多是在傳播和營銷環節上提供服務。而隨著全能型唱作人成為獨立音樂人的主要類型,他們對於音樂的主導權也有著更多的要求,生長於網路的他們甚至比公司更懂得如何營銷自己的音樂。
 獨立音樂發行服務這一賽道越發擁擠,各種為了更大程度保障創作者收入的金融工具也隨之而來。而這一市場藍海,歸根究底還是源自音樂產業中的創作者群體長期無法改善的收入困境,音樂人日益激烈的抗議之聲也在敦促行業做出改變。
音樂人的好時代真的來了?
 自2014年串流媒體崛起以來,整個音樂行業一直保持盈利,但是音樂人一次又一次地表明,這個行業的新財富並沒有滲透到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身上。不公平的唱片約和串流媒體利潤分配的複雜機制,在一定程度上已將他們排除在外。
 這兩年,疫情帶來的經濟低迷讓音樂創作者的控訴更加激烈且集中,如正在遊說議會通過立法重組該行業的英國#BrokenRecord運動到#FixStreaming運動等等,其共同目標都是敦促行業更加公平地支付音樂人報酬。
 這些抗議也的確取得了一些成效,在Spotify推出透明計劃(Loud and Clear)一個月後,Apple Music聲稱將為每條播放流支付音樂人0.01英鎊。此前,Spotify上每條播放流的收入低至0.002 至約0.0038英鎊,在Apple Music上能獲得約 0.0059英鎊。
 屬於創作者的好時代真的來了嗎?我們持謹慎樂觀。但好在,遭遇瓶頸的音樂產業不得不重新正視創作者的重要性,而在以創作者為中心的行業轉向中,獨立音樂人也得到了更多機會。
 雖然類似免除二十年都未償清的預付款不算什麼壯舉,但至少創作者的艱辛因此得到了更多關注,行業要實現音樂人的自給自足還道阻且長,但改變正在悄然發生,將會為大環境帶來更多改變。
林韋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