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國軍「水鬼隊」讓敵喪膽!  連跳《本草綱目》爆紅藝人劉畊宏都曾完訓

【記者 宋德威/高雄報導】在高雄鼓山地區,常見一位穿著短褲、身型壯碩且配戴水鬼臂章服裝與帽子的老翁,騎著機車穿梭在大街上,經了解後才知大有來頭,碩果僅存,他是《海軍水中爆破隊》第二期結訓隊員,李一良,友稱「水鬼仔伯」。過去,向來是神出鬼沒也令敵人聞風喪膽出名的部隊,因隊員在受訓期間,專以培養相當程度的困難環境游泳與摸哨殺敵技能,這些單位成軍至今也創造出不少游到敵方沿岸執行機密任務的《傳奇故事》,因此又有了「水鬼」的封號。本報記者取得獨家專訪,紀錄「台灣早期特種部隊」傳奇隊員李一良之心路歷程。

 

「水鬼仔伯」李一良受訪時表示,素有「英雄中的英雄、好漢中的好漢」的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部隊弟兄經挑選後參訓【兩棲偵搜專長班-綜合考驗週】,課程中最煎熬的項目莫過於大眾耳熟的《天堂路》項目,在50公尺的珊瑚礁岩場域,蝌蚪們須遵照兩旁助教們的指令完成指定動作,挑戰極限,在順利通過「天堂路」考驗後,由部隊長官授予合格證書及臂章,象徵成為合格的陸戰隊「兩棲蛙人」,一切靠的不只是意志力,最重要的是「態度與信念」。

 

中華民國最精銳的三棲特種部隊,除了位於高雄左營軍區的【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蛙人部隊以外,戍守外島,負責滲透及爆破等特種作戰的【陸軍101偵察營】(海龍蛙兵)也相當知名,該部隊在馬祖、金門及澎湖等地均有駐守單位,屬於外島及離島地區的重要反滲透擊突襲之特戰武力防守。

 

李一良說,回顧中華民國軍事國防歷史,早年有一支神秘特攻部隊,有「紅短褲」、「骷顱」別稱,它是台灣特種部隊《海軍水中爆破隊》,也曾是當時國內唯一能執行水下、陸地與空中滲透敵區的三棲特戰部隊。早年爆破隊在大陳島轉進,823砲戰、亮島登陸戰及多次奉命滲透敵後情蒐任務、立下戰功。而蛙人部隊可遂行水域作戰的特性,無論潛水還是水面操舟駕艇、滲透任務,循著水路行動亦為爆破隊強項。

 

2005年間,國防部因精進案裁撤海軍水中爆破大隊,改編為現今之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水中爆破中隊;而台灣知名藝人、跳《本草綱目》爆紅的劉畊宏,在服役時也曾參與《海軍水中爆破隊》兩棲蛙人特訓過關,是真材實料、勇猛頑強的「三棲猛將」無誤;高雄市議員童燕珍胞兄童俊飛,現任中華民國海軍水中爆破隊退伍人員協會理事長,曾是水中爆破大隊大隊長。

 

23年次的「水鬼仔伯」李一良,常穿著短褲、配戴象徵榮譽的《海軍水中爆破隊》蛙人臂章服裝與帽子騎著機車穿梭在大街上,16歲時加入國民革命軍,也曾在特種部隊服役,戰功輝煌,但為人風趣,常藉由與年輕人訪談中強調人要活在當下,珍惜眼前。李一良長年與妻子住在高雄南柴壽山旁鼓山路的老舊平房,有著愛國的熱血情操,16歲加入國民革命軍,在海軍士校就讀4年,畢業後分發到艦艇單位,曾參與東山島戰役,因為在部隊表現優良且英語溝通能力,代表赴美接回漢陽軍艦,回國後參加一江山保衛戰與大陳島撤退戰役。

 

李一良回顧,加入海軍水中爆破隊第二期集訓隊的測驗,當時帶隊的是「海軍水中爆破隊」的種子教官是黃種雄,歷經數月磨練,通過地獄周測考,正式成為戰鬥蛙人一員。回顧特訓驗收項目,李一良笑著說,當時整個高雄《柴壽山》都是特戰基地,現在部分區域已開放,有學校、海鮮餐廳、咖啡館,因為它的環境特殊美麗竟成為《網紅打卡秘境》。李一良說,位於高雄西子灣北邊柴山軍事管制區的「潛爆艇」碼頭基地隱祕性佳、背山面海,部隊訓練官常常帶隊從左營跑步、海上長泳到此操課,而該基地在二戰時期也曾是日海軍「甲標的こうひょうてき丙式-蛟龍潛艇」南進特戰基地〈目前該基地南面沿岸任遺留2座日軍《震洋特攻隊》自殺艇之「格納壕」坑道遺址,其中1座已經崩塌〉。該部隊訓練內容多元,舉凡長跑、頂艇行軍、長泳、夜間操舟、膽識訓練、潛水、水域滲透、陸上滲透、重裝行軍、偵察困難地形通過等課目完全不間斷,為得就是磨練精神體力、耐力、抗壓性及服從性。

 

李一良退役後報考中油公司擔任拖船駕駛25年,生活簡約不求奢華且樂於助人,退休後在紅十字會擔任水域義工多年,也曾在高雄華園大飯店游泳池擔任救生員,廣結善緣。李一良表示,回想當年一起參加特訓的同袍已逐漸凋零,但能將故事傳承,深感榮幸。

 

訪談中李一良提到,在1979年間伊朗劫持美國大使館,當時美軍發動解救人執行動,過程中有一架美軍直升機與運輸機相撞,造成當時在機上8名軍人不幸罹難,在TIME雜誌得知罹難者軍階與姓名,李一良即刻透過美國國防部轉寄將信件寄給罹難者家屬,希望能安慰罹難者家屬。而其中有2位家屬回信,李一良再將信件回函轉寄給當時的美國總統,希望國家領導人能重視,且感同身受家屬對自己的孩子之不捨;對此,美國兩任前總統布希與柯林頓分別致函表達感謝,而每年聖誕節與新年,都透過美國國防部轉寄聖誕卡與賀卡轉寄給罹難者家屬,17年如一日。

 

「水鬼仔伯」李一良說,「大難不死,在台灣苟且偷生數10餘年,每當回想起戰場上為國捐軀的部隊袍澤,眼眶泛紅;但若人生可以從來,寧可戰死沙場」,「我寧願死在戰場、總比死在病床上更為光榮」「我以我曾為特種兵為榮,一日蛙人,終身蛙人」軍人保家衛國,無論軍階高低,都會有退伍的一天,如何做好心情調適,迎接非凡的人生,將是成功的關鍵。李一良再次強調,「我的發言是沒有政黨之分,只是希望後生晚輩能珍惜眼前,讓下一代過得更好,戰爭是無情的,沒有人希望發生;當然,我們也要愛我們的國家」。李一良說,若人生可以從來,他一樣會藉由個人專長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奮勇出征;他強調「雖然我的時間不多了,但死在戰場、比死在病床將更為光榮」。

 

▲(圖 / 李一良提供,記者 宋德威 翻攝,2022.07.10)

 

▲(圖 / 記者 陳佩琪 攝,2022.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