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的退潮与争议 最大交易平台充斥剽窃

NFT(Non-fungible token)又称为非同质化代币,属于数位加密货币的一种,每个代币可以代表一个独特的数位资料,像是图片、音档、影片、游戏专案、甚至是一则社群贴文,任何数位形式的创意作品。过去能轻易复制另存的数位档案,现在透过NFT能具备所有权证明。
2021年是当之无愧的NFT元年,但掀起的潮水翻涌得有多激烈,它退潮的速度和所遭受的争议就来得有多快。
这一年,推特(Twitter)创办人捷克多西(Jack Dorsey)以290 万美元价格转售了「just setting up my twttr」的首条推文 NFT,但 4 月份的时候,接手的伊朗裔加密货币企业家Sina Estavi说要卖出这个 NFT,他原本预料这个 NFT 将以 4,800 万美元甚至更高的价格卖出,但拍卖结束只有7次出价,最高只有0.09 枚以太币(当前市价为 277 美元)。
上个月,NFT市场的交易量相较于去年9月的高点骤减了90%以上,大量NFT项目的价格都在近期出现暴跌并不断击穿地板,大量NFT项目的价格都在近期出现暴跌,此前名噪一时的NFT项目纷纷落马。
市场的冷却还仅仅只是一个表象。随着NFT被炒作到了高峰、交易规模急剧扩大,人们也发现NFT市场目前存在着太多的不规范和不确定。
诈欺和剽窃、系统漏洞、平台内幕交易等各种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显现,以Opensea为等代表的NFT交易平台们在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越来越多的行业内幕丑闻也在最近浮出水面。

原创者的愤怒

NFT之所以能够在一众Web3赛道中迅速出圈,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因为背后有区块链的技术支持,任何记录只要被放置在区块链上,就难以被窜改,也无法被轻易地复制。
NFT的最开始发迹的地方便是此前所有权问题最突出的艺术领域。网路上的图片和影音,往往很难保障著作相关权益,因此当这样的技术被应用在数位艺术品上,该件艺术品的原创作者、转手交易纪录,通通都会被记录下来,并且公开可见;同时因为不易复制的特性,持有者不必太担心真品验证的问题,就像是获得了数位创作的保证书一样。创作者们将直接拥有自己作品的所有权,不必担心赝品大行其道,不再有中间商赚差价,原创者的权益似乎得到了最大化的保障
但随着NFT被炒作得越来越热,大量抄袭与窃取作品的事件近期被接连曝光。
许多创作者发现在自己从未进行任何NFT操作情况下,发现了自己作品的NFT,这种情况的出现,跟Opensea以及其他NFT交易平台的「环保铸造」机制有很大的关系。
OpenSea为了吸引更多人进入NFT市场交易,允许用户可以在不将 NFT 写入区块链的情况下列出待售的NFT,卖家在NFT出售之前不支付费用,创建的过程只需要点击几下就可完成。
这使得很多投机者出现,这背后的核心问题是,NFT的原创确认的标准是谁是第一个将作品上传到区块链,但第一个将作品铸造成NFT上传到区块链的未必就是作品原创者。
美国艺术家Aja Trier在她自己从未进行任何NFT操作情况下,在OpenSea上发现了接近9万个以她的IP作品为基础创建的NFT。她表示,很多人都说NFT的到来是原创者的福音,但就我和我身边很多人的经历来说它也是一场噩梦。我们的作品被永远的存在了区块链上,但它并不属于我,剽窃者和交易平台几乎也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美国艺术家Aja Trier的作品被剽窃上传至NFT平台贩售(图/Aja Trier Twitter)

内线交易、骇客攻击

Opensea是目前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但作为一个成立仅4年多、在去年突然迎来高峰的年轻交易平台,Opensea系统目前并不够稳定安全,内部人员甚至在从事内线交易。
据美国司法部6月1日披露,纽约联邦检察官和FBI调查人员逮捕了OpenSea的前产品经理Nathaniel Chastain,指控他涉嫌与NFT内线交易有关的电汇欺诈和洗钱,如果罪名成立他将被判处最高20年的监禁。
这位OpenSea的前产品经理此前的工作任务是负责筛选登上网站主页上的NFT。Nathaniel Chastain利用了NFT市场交易的匿名机制,在2021年6月至2021年9月期间,使用匿名账户大量购买了这些即将上架的NFT,又在这些NFT正式登陆网页后,以买入价的两到三倍的价格进行出售,并从中套利。
这是全球首例因NFT内线交易被拘捕的案例,也让很多NFT投资者人心惶惶。因为,内线交易这个事,在NFT行业中可是太普遍了。
一般来说,新的NFT系列在交易平台上架或铸造前,普通投资者不会知道其中哪些有稀有性,但开发团队却拥有这些信息。作为一种全新的投资类产品,NFT的讯息披露机制并不像证券市场那样完备,在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下,很多开发团队成员常常会使用匿名钱包提前购买稀有的NFT,并在之后的公开销售中获利。
对此,美国司法部长Damian Williams明确表示,「NFT交易可能是新鲜的,但这种类型的犯罪并不新鲜。我们将绝对禁止内线交易的存在,无论它是发生在股票市场上还是区块链中。」
此外,Opensea也被骇客们作为了重点攻击的对象。从今年1月开始,多名用户表示自己的钱包被黑客非法入侵,将其钱包里的NFT以极低的价格上架出售,接着立马高价转卖,而由于用户都是匿名且不可追溯,这些资产一旦被售出几乎就不可能被追回。

市场退潮

随着各种不安全事件的频发、业内丑闻接踵而至以及监管的加码,之前为NFT的而彻夜狂欢的人也开始逐渐冷静下来,整个市场开始出现了明显且持续的退潮。
根据分析网站cryptoslam.io过去 30 天的 NFT 销售统计数据显示,自上个月以来,NFT 的总体销售额下降了 65.43%,从上个月的46 亿美元下降至15.9 亿美元,几乎所有项目的销售情况都出现了断崖式下跌。
除了文章开头提到的Jack Dorsey的推文NFT贬值超过99%之外,NFT的蓝筹项目们的价格也在近两个月出现了大幅下跌。无聊猿平均价值从5月1日起下降了 60%,MAYC系列平均交易价格过去30天下降了78.12%,加密庞克系列平均下降了55%。
根据Google Trend的搜索数据显示,最近NFT的搜索热度已经从去年七月的高峰下降到了2021年1月之前的水平,侧面反映出人们对于NFT的关注热度正在急剧下降。

热狗新歌〈NFT〉单曲封面。(图/本色音乐)

「MC HotDog」热狗推出的新专辑中一首歌曲〈NFT〉呛到,「怎么阿猫阿狗他X都在NFT」、「是为了发财还是真的为了艺术」,但热狗也表示,他对于元宇宙及NFT研究多也颇有心得,其实非常肯定及认可NFT及虚拟货币技术,不过也认为有利就有弊,加上现今的NFT总有一堆乱象,让他目前仅停留在「研究但不跟进投资」的阶段。
NFT的此次的退潮,可以说是一场造富狂欢后的内在调整。过去一年里,虽然大量企业进入了NFT的战场,但NFT的实际应用价值却迟迟找不到出口。大部分人买入NFT的目的并不是喜欢某个作品作为收藏,而是纯粹的出于投机目的,期待在不断的转手中大赚一笔。
在这样的心理之下,大量的NFT项目变成了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不当最后一个接盘的人成为了这个游戏的生存法则。而当一个个NFT被贴上了投机品的标签后,它将面临的就是随时可能到来的金融风险。
不规范的管理、不安全的交易、处于灰色地带的投资属性,在这一股「万物皆可NFT」的炒作潮之后,人们或许已开始重新思考,NFT的真正价值到底是什么。

顾凌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