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性骚扰频传 主管机关应有所作为 民众党团吁:强化教师性平意识

School classroom in blur background without young student; Blurry view of elementary class room no kid or teacher with chairs and tables in campus. Vintage effect style pictures.

【记者戴金倪报导/图 : 民众党】

台湾疑似校园性骚扰案例年年增加,成案比例却低,凸显性别平等调查机制设计不良,近来宜兰县传出男老师对女学生性骚扰案,且曾在课堂上开黄腔、性骚扰,后续教评会审议充满瑕疵,民众党立院党团立法委员高虹安、民众党宜兰县长参选人暨立法院党团主任陈琬惠和民众党宜兰县议员参选人尤文瀚今(1)日邀请妇女救援基金会执行长杜瑛秋召开记者会,呼吁教育部强化校园管理及教师的性平意识,给学生一个安心求学的环境。

立委高虹安表示,据教育部统计,近4年来疑似校园性骚扰案例年年增加,但调查成案件数比例却低,原因往往不是受害者「太敏感」或「诬告」,最大原因在于性别平等调查机制设计不良,教育部没有确实把关学校的性平委员是否具有足够的性别平等素养,曾有第一线的教师说,「性平委员有权力,不代表他们有足够的性平意识去施展这个权力」 。
民众党

高虹安指出,大部分学校由校长、一级行政主管,担任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当然成员,这些主管往往能主导老师对性平事件的积极程度,在主管不具备性平意识或不积极处理的情况下,受害者往往难以获得实质帮助,对此,教育部或地方教育局,能否对性平委员资格有更进一步的要求?

高虹安表示,各级学校中性骚扰事件比例最多的是国中生,但现行对国中生的宣导大多在两性平权,忽略性平事件的事先防治,如培养性别素养等,才是性别教育的基础,教育部应尽速加强相关宣导,避免类似案例频传,最后却因证据不足,无法让加害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宜兰县长参选人暨立法院党团主任陈琬惠指出,宜兰县校园性骚扰案处理流程有四大争议,第一「导师未依规定通报」,其他学生向其他老师通报才进入调查;第二「性平会副召集人干预调查」,主任提前取得学生自白书,在性平会前提供给其他性平委员;第三「依法应回避的教评会委员而未回避」,第四「未达法定委员人数仍继续会议」,后来又传出家长会长被前宜兰县府官员关切。

陈琬惠表示,2020年台南发生马来西亚女大生命案后,宜兰县长林姿妙说过「让身为母亲的我心里非常痛心」,强调县府会做好校安总体检,为学生安全把关。这次发生的校园性骚扰及审议争议,宜兰县政府应同理受害学生,勿枉勿纵,善尽保护孩子安全的责任。

陈琬惠指出,宜兰县政府接手审议后,应了解是否还有其他受害学生,事实上此案发生后,有民众向媒体投诉,同校另有男老师涉入儿少性交易案被罚2万元、获缓起诉,目前仍在校任教。县府应以校园安全、保障学生权益、不影响教育界声誉为重,强化校园性骚扰、霸凌等处理机制。

民众党宜兰县议员参选人尤文瀚表示,宜兰某国中教师长期违反职业伦理,对学生进行性试探、暗示、骚扰,经性平会调查确认行为属实,然而进入教评会审议阶段,却出现严重的程序瑕疵,相关教评委员未主动提出回避调查,恐有偏袒、包庇之嫌。对于不适任教师必须立即停权并展开调查,若确认行为属实,应列入「终身不得聘用」名单,同时负起相关法律责任。

妇女救援基金会执行长杜瑛秋指出,教学不错的老师,不等同不会有对学生性骚扰、性暴力,相关法令对不适任老师停聘后就可恢复教职,恐怕让类似情况一再发生。妇援会希望修法之外,更要有防堵机制或配套措施,对这类学校人员(教师、教练、入校志工等)应有纪录,避免离开学校后转入别的学校或补习班,不仅没学到教训、停止其行为,反而持续对下一个学生性骚扰。

民众党团呼吁,教育部面对校园性骚扰案件频传,事先防治重于事后处理,必须加紧落实性平教育,且要以教师及一级行政主管为优先,同时强化校园性骚扰、霸凌等处理机制,让学生得以安心求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