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性騷擾頻傳 主管機關應有所作為 民眾黨團籲:強化教師性平意識

School classroom in blur background without young student; Blurry view of elementary class room no kid or teacher with chairs and tables in campus. Vintage effect style pictures.

【記者戴金倪報導/圖 : 民眾黨】

台灣疑似校園性騷擾案例年年增加,成案比例卻低,凸顯性別平等調查機制設計不良,近來宜蘭縣傳出男老師對女學生性騷擾案,且曾在課堂上開黃腔、性騷擾,後續教評會審議充滿瑕疵,民眾黨立院黨團立法委員高虹安、民眾黨宜蘭縣長參選人暨立法院黨團主任陳琬惠和民眾黨宜蘭縣議員參選人尤文瀚今(1)日邀請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杜瑛秋召開記者會,呼籲教育部強化校園管理及教師的性平意識,給學生一個安心求學的環境。

立委高虹安表示,據教育部統計,近4年來疑似校園性騷擾案例年年增加,但調查成案件數比例卻低,原因往往不是受害者「太敏感」或「誣告」,最大原因在於性別平等調查機制設計不良,教育部沒有確實把關學校的性平委員是否具有足夠的性別平等素養,曾有第一線的教師說,「性平委員有權力,不代表他們有足夠的性平意識去施展這個權力」 。
民眾黨

高虹安指出,大部分學校由校長、一級行政主管,擔任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當然成員,這些主管往往能主導老師對性平事件的積極程度,在主管不具備性平意識或不積極處理的情況下,受害者往往難以獲得實質幫助,對此,教育部或地方教育局,能否對性平委員資格有更進一步的要求?

高虹安表示,各級學校中性騷擾事件比例最多的是國中生,但現行對國中生的宣導大多在兩性平權,忽略性平事件的事先防治,如培養性別素養等,才是性別教育的基礎,教育部應盡速加強相關宣導,避免類似案例頻傳,最後卻因證據不足,無法讓加害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宜蘭縣長參選人暨立法院黨團主任陳琬惠指出,宜蘭縣校園性騷擾案處理流程有四大爭議,第一「導師未依規定通報」,其他學生向其他老師通報才進入調查;第二「性平會副召集人干預調查」,主任提前取得學生自白書,在性平會前提供給其他性平委員;第三「依法應迴避的教評會委員而未迴避」,第四「未達法定委員人數仍繼續會議」,後來又傳出家長會長被前宜蘭縣府官員關切。

陳琬惠表示,2020年台南發生馬來西亞女大生命案後,宜蘭縣長林姿妙說過「讓身為母親的我心裡非常痛心」,強調縣府會做好校安總體檢,為學生安全把關。這次發生的校園性騷擾及審議爭議,宜蘭縣政府應同理受害學生,勿枉勿縱,善盡保護孩子安全的責任。

陳琬惠指出,宜蘭縣政府接手審議後,應了解是否還有其他受害學生,事實上此案發生後,有民眾向媒體投訴,同校另有男老師涉入兒少性交易案被罰2萬元、獲緩起訴,目前仍在校任教。縣府應以校園安全、保障學生權益、不影響教育界聲譽為重,強化校園性騷擾、霸凌等處理機制。

民眾黨宜蘭縣議員參選人尤文瀚表示,宜蘭某國中教師長期違反職業倫理,對學生進行性試探、暗示、騷擾,經性平會調查確認行為屬實,然而進入教評會審議階段,卻出現嚴重的程序瑕疵,相關教評委員未主動提出迴避調查,恐有偏袒、包庇之嫌。對於不適任教師必須立即停權並展開調查,若確認行為屬實,應列入「終身不得聘用」名單,同時負起相關法律責任。

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杜瑛秋指出,教學不錯的老師,不等同不會有對學生性騷擾、性暴力,相關法令對不適任老師停聘後就可恢復教職,恐怕讓類似情況一再發生。婦援會希望修法之外,更要有防堵機制或配套措施,對這類學校人員(教師、教練、入校志工等)應有紀錄,避免離開學校後轉入別的學校或補習班,不僅沒學到教訓、停止其行為,反而持續對下一個學生性騷擾。

民眾黨團呼籲,教育部面對校園性騷擾案件頻傳,事先防治重於事後處理,必須加緊落實性平教育,且要以教師及一級行政主管為優先,同時強化校園性騷擾、霸凌等處理機制,讓學生得以安心求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