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竟然用到「黑函」!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是早期選戰抹黑對手的伎倆,但隨著時代的進步與選民知識水準的提升,早就被擱置,好笑的是,金門在這次百里侯選戰中,又出現「黑函」,這是楊鎮浯對手使出的把戲,抹黑手法相當惡劣,除內容不實外,也低估金門鄉親的眼光,如果這種只能躲在暗處放冷箭,不敢出來承擔的人一旦選上縣長,相信以其操守,也不會是位好縣長。

對黑函不實指控 金酒公司將予提告

日前在金門縣境內出現一份「黑函」,質疑縣長楊鎮浯獨厚特定集團,出賣金酒公司,然而金酒公司總經理楊駕人為此也出面反駁該黑函的指控,並強調與天福集團簽約是「強強聯手」,近幾年來成績顯著,有心人士不該為選舉來抹黑金酒,而為創金酒最大利益,採雙方合意下簽署契約,而為維護金酒權益與名譽,對此一不實的黑函將予以提告。

金酒廈門子公司收益 數字會說話

據了解,金酒廈門公司為金酒公司在大陸投資設立之子公司,104年至107年營業收入(陳福海任縣長時期)總額為15.64億元,108年至111年營業收入(楊鎮浯縣長任期)總額為40億元,成長2.55倍,而做生意當然以利益為主,操作過程哪會比結果重要,況且數字會說話,在陳福海縣長任期廈門子公司的收益,與現任楊鎮浯縣長相比,即可一目了然!

(金酒以廈門公司銷售額統計資料澄清。圖/金酒公司)

旗山香蕉王國 一夕變天

金酒帶給金門鄉親廣大福利,就如高雄縣之前的旗山,在1910年代,甜蜜的蔗糖相傳便旗山大街小巷,也帶來便利的鐵道路網,大幅提升當地農業與民生品質;而在1935年至1945年期間,香蕉產業將旗山推向第二次經濟高峰,當時蕉農衣服上的褐色蕉汁斑點被視為財富的象徵,無論在何處都被視為上賓,農會盈餘和存款更高居全台第一,1964年盈餘突破1億5千萬元。

1969年爆發「金飯碗事件」,使得旗山香蕉王國一夕瓦解,當年香蕉王國幕後推手的旗山青果合作社理事主席吳振瑞,被捲入政治事件,遭控貪汙、剝削蕉農等,蒙冤入獄,導致與日本的順暢貿易關係就此中斷,旗山香蕉歲月因此而畫下句點。

旗山香蕉王國的淪陷可作借鏡

陳福海在縣長任期,廈門金酒公司在大陸總經銷商是名不見經傳的鹿鳴公司,總營業額也只是15.64億元,反觀在楊鎮浯主政下,再加上與天福公司的強強聯手下,營業額已衝到40億元,誰好誰不好,即可明白,如今在好成績下卻遭到黑函的攻擊,企圖以抹黑手法,破壞金酒大陸子公司與總經銷商的關係,而旗山香蕉銷往日本,也是在有心人士的破壞,導致從香蕉王國摔落成今日模樣,此一借鏡,金門鄉親不能不小心謹慎。

天福公司金酒業績表現耀眼

天福公司在大陸有1400家門店,對於金酒銷售與品牌行銷幫忙很大,108年天福公司金酒佔廈門業績約3成,110年至今,實體店面業績在疫情及政策反覆有些下滑,但從108年至111年6月仍佔金酒廈門13%。

選對縣長照顧鄉親

事實上,能熟悉金酒運作,在這次角逐百里侯中的候選人沒幾位,而能一次次攻擊楊鎮浯,無非就是那位居心叵測,不敢正面指控的影舞者,如果這種人當選縣長,是否也會對金門鄉親背後使詐,大家得睜大眼睛,選出真正關心金門的縣長。

 

(記者:蘇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