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勘達人》4年踏遍319鄉鎮 台灣安徒生《周鼎國》用田野調查行動留下足跡

【記者 宋德威 /專題報導】在台灣有一群默默為台灣文史積累而奉獻一生的文史工作者。在他們其中有一位特別值得書寫,那就是周鼎國。他出生於西元1981年台北市萬華這個北台歷史最悠久的老街區。據他轉述父親說他出生之日早上,原本晴空萬里艷陽高照的日子瞬間轉化成烏雲密布,隨後不久及下起了狂風暴雨、閃電交加台北四處淹水的模樣,仿佛那時上天賜予了台灣文化沙漠最珍貴的雨水,正要灌溉這塊以久貧瘠的土壤。

據悉,周鼎國從小特別喜歡玩戰鬥遊戲,活在自己編築的夢幻童境之中,因為他出生的年代即是日本動漫卡通風行台灣的時候,例如:七龍珠、聖鬥士星矢、小叮噹等,日本大師的作品在他的童年裡埋下了奇幻的種子。而歷史的啟蒙則始自於一部1995年某電視所製作的甲午戰爭100年的記錄片。

那時台灣正處於解嚴後,本土能量逐漸釋放,回歸認識生長地方認同感力道也逐漸增加。但長期以來因為黨國教育的大中國化導致,三、四個世代對居住的台灣產生了疏離感,對各地認識只剩下美食與名產。生長在台灣卻對這島嶼一無所知的教育政策也重新拉回了正軌。

在上大學之後,行動力強及積極力強的周鼎國花了4年的時間,至全台各地進行田野調查,他走過了全台319鄉鎮(除了管制的烏坵鄉外),也透過在圖書館與自購書籍終增長對本土過往歷史的了解。

但是當走完數百處古蹟時他有感而發說到,台灣的古蹟都缺乏了靈魂,只剩一副空殼的存在。的確,當我們走進台灣各地古蹟保存現況時,政府貪圖行事的後果,多數古蹟不是成為教育場所,反而成了咖啡廳與懷舊餐廳,導致遊客與未來世代錯誤的鄉土認知。

「為什麼古蹟只剩下空殼?」這問題存在周鼎國內心終將近快10年;直到2014年,日本著名鬼太郎漫畫水木茂先生作品來到華山展覽,他才開了竅。「因為台灣古蹟缺乏靈魂原因就是因為沒有故事。」在歐洲由於數千年來文人的創作無數的文學作品,讓許多重要景點的地標與鄉鎮成為了遊客朝聖的觀光景點(例如:法國與果所著鐘樓怪人捧紅了巴黎聖母院),許多小鄉鎮更因為某篇童話故事而成為當代重要發展觀光資源。

「是的,台灣就是欠缺能幫助地方永續發展的文學故事!」於是從那時起周鼎國開始了寫作各地故事的能力,從最早的木柵情人樹、草山銀狐、無臉佛僧等等一個接續一個創作能力驚豔了許多讀者,透過故事的承載讓人發現原來台灣也有許多精彩有趣的地方歷史。這是突破以往台灣單一方面認知,台灣史只能走學術考古領域的創新。

周鼎國在寫作的路上充滿了孤獨與挑戰。孤獨是因為他自稱看見了台灣未來該走也必走的觀光發展道路。而挑戰則來自一些守舊勢力的無理攻擊與惡意抹黑。行動能力強的他突破了過往台灣歷史的限制,“你創造了一個台灣全新的領域,請你繼續為書寫台灣而努力”客家大老李喬老師的勉勵讓他的努力獲得了肯定。

隨著上節目與廣播合作與自身的努力,一夕之間周鼎國走在了文史界最前面。「讓故事創造屬於台灣故事島的永續動能」是的很多地方在鼎國的努力之下成了一部部經典的文學地景獲得了新的生命存在。

常有讀者總好奇問:「為什麼你能夠知道這麼多我沒聽過有趣的事?」他則是謙遜的回答:「故事,是自己找上來的!」因為有創造力的人才能寫出有生命立的文學深度,在台灣沒有幾個人到了這個位階。鼎國平日不是在書海當中廣泛閱讀,不然就是在台灣各地進行田野考察。

周說:「只要我完成一個故事,那麼千百年之後的人們,還是會一直用我寫的東西。因為它就是唯一,要能超越不容易。」很多地方的確是自從鼎國才有了第一篇文學故事,這也是他獨特魅力所在。讀史書能融會貫通不被拘束在學術象牙塔中,讓靈魂開始重新植入古蹟中獲取生命。

當一個故事寫完接續另一個新的故事開始,相信台灣未來真正成為故事島將不是一個夢想,而是一個可以看見的未來。

(圖/周鼎國提供,記者宋德威翻攝.2022.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