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76年翁昭福獲頒雄中榮譽畢業贈書

(記者吳冠賢報導)眾人矚目的高雄中學畢業典禮自選曲已經在網路上颳起一陣旋風,今(2)日在雄中畢業典禮的會場上卻出現了令人感動的一幕,雄中校長莊福泰頒發榮譽畢業證書給前高雄縣議員翁昭福,並由女兒代表領取這遲到76年的畢業證書。

圖說:雄中校長於112級畢業典禮上頒發榮譽畢業證書給翁昭福學長,由女兒翁安利代替天上的父親領取。(高雄市教育局提供)

根據長年蒐集雄中自衛隊相關資料的前高雄市客委會主委陳志勇先生,在訪問翁安利小姐後所整理的史料,大致能整理出當時發生的事件,翁昭福先生民國1931年出生於甲仙,祖父是翁朝是甲仙的開庄庄主,在日治時代被特許採樟腦和製糖,因此富甲一方,翁昭福在1946年考上當時的省立高雄第一中學,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一路由北往南,台灣社會發生極大的動盪,各地不斷傳出抗爭或是暴力事件,在紛亂的社會情勢下,高雄地區四所高中職校自行組織自衛隊,將許多避難民眾安置在雄中校園,而翁昭福正是當時的一員,1947年3月5日部隊佔領高雄市政府並持續往高雄火車站推進,雄中自衛隊組織一群學生前往火車站和軍隊談判,卻被開槍警示,流彈射中顏再策,顏再策失血過多死亡,學生撤回高雄中學。

這份史料中還記錄著,1947年3月6日壽山要塞司令彭孟緝下令軍隊用六零迫砲攻擊雄中,雄中自衛隊宣布解散撤離,留下二千多名被保護不分省籍的群眾,當天晚上翁昭福從學校跑到高雄火車站前的客運站,想搭車逃回甲仙老家避難,奈何軍隊已經開到火車站並朝天開槍, 翁昭福只得跟著民眾躲進高雄火車站的地下道內。軍隊朝地下道開火(文獻中記載軍隊對著天花板開火) ,死傷慘重,但因為情況不明,也不敢進入地下道內,隔天軍隊持刺刀進入地下道並要求民眾高舉雙手接受檢查,當下翁昭福急中生智趴在一具屍體下裝死。

士兵為了清理現場確認屍體,拿刺刀刺屍體,刺刀穿過那具無名屍體後, 刺刀尖在翁昭福的後背留下了一個傷口,士兵還不放心, 將屍體翻開,再往翁昭福的胸前戳一刀確認,翁昭福就這樣昏迷躺在屍堆中直到深夜才甦醒,趁著四下無人, 滿身是血的逃出火車站地下道,趁著夜色走了三天的路,白天躲在水溝中喝水,天黑後才出來趕路,快到甲仙街上時體力不支倒在路上,幸好被鄉親發現,趕緊抬回甲仙家中。後來祖父翁朝派人帶著翁昭福沿著山路逃到基隆,再偷渡到日本,翁家散盡家財,賣了高雄火車站後面近三甲多的土地、在甲仙的糖廠、樟腦油廠及金雞母–甲仙信用合作社…等等的資產,以求換得兒子平安,後來翁昭福才從日本回到台灣。

1947年4月雄中當時把四散的學生找回來復學(要有保人和保證金),但翁昭福因逃亡而沒有回來,因此中斷在雄中的學業,雖然後來在日本繼續讀大學,但他直到終老都沒領到雄中的畢業證書,是人生的遺憾,他的女兒翁安利在年紀小的時候並沒有覺得父親有何不同,但讀大學法律系時開始覺得父親不敢說他的過去,媽媽也不提這些事情,直到父親過世開始蒐集資料,慢慢努力拼湊出父親年輕時的破碎片段,去年雄中百年校慶有越來越多228事件之後的史料被整理,才逐漸了解,在那個巨變的時代下,人真的很渺茫無助。

這次雄中校方了解了翁昭福學長的過去歷史,決定於112級畢業典禮上頒發榮譽畢業證書給翁昭福學長,以表彰他為雄中自由民主學風的堅持和維護人民生命的大愛,雖然是一張遲到了76年的畢業證書,但卻也是對歷史的一種反思與回顧。

圖說:1946年家人慶祝翁昭福考上高雄一中的照片。(高雄市教育局提供)

 

You May Also Like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