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政經講堂3】搶救我們的下一代 區桂芝主張立即廢108課綱

民進黨上台後實行「去中國化」108課綱,想要讓台灣學子的文化從根開始斷掉。北一女中教師區桂芝3日在梅花新聞網「台商政經講堂」上主張,立即廢除108課綱,並即刻開始修新的課綱。

區桂芝表示,她自己在教學現場30年,親眼看到教改30年沉淪的過程,「我覺得慚愧的是,自己是否還教得出優秀校友;不是北一女學生素質變差,而是教材變少、時數變少。不是只有國文,108課綱是國英數社自所有科目時數全部被刪減!」

舉例來說,數理課程每周有2小時「探究與實作」;高一到高三每周有2到3小時「自主學習」時間;高三下學期國英數都變選修。教師們珍貴的教學時數就這樣被零零碎碎地吞噬。。

區桂芝說,絕大多數北一女學生都不是天才,就是勤勤懇懇讀書,但現在的課程設計、升學制度(做備審資料)讓學生忙得要死,學的東西卻比以前少;另外還可能造成的副作用是階級固化,教改之後已經是如此,108課綱則讓階級不平等愈來愈嚴重;例如,有北一女學生家長是大學教授,每周自主學習時可以讓自己的孩子去大學做研究,但不是人人都有這種資源,其他人只好放牛吃草,隨著自己家庭條件而浮沉。

●品德教育闕如 社會焦躁不安

更嚴重的是學生的品德問題。區桂芝說,過去小學的「生活與倫理」課程,現在叫做「社會」,倫理不見了;翻開課文,只有小學三年級提到家庭,稍微講一下孝道、尊重老師等等,接著完全不談生活道德,而是談權利義務等當代西方觀念;如果小孩的家庭教育好,其實就算不上學也可以學到品德,但是現在家庭功能降低,學校教育又沒有教倫理和品德,學生要去哪裡學?

「去年年底我說國文課的《廉恥》被拿掉了,很多人說那教師自己編教材啊,問題是教師的教學時數被拿掉了,學生又忙得要死,要做各種成果發表,老師想上課卻見不到學生的面!」她說。

去年新北市發生割頸案,整個社會焦躁不安,這件事讓區桂芝很難過,校園霸凌的情況比5年前、10年前更嚴重,該案家長教孩子要挺身而出,孩子卻為此犧牲。事情為何會如此?學生為何能帶刀械到學校?誰拿掉了老師在學校的管教權?現在很多老師都明哲保身,像她所屬的教育團體想要開記者會,找不到老師敢站出來,老師們說「我只想好好教書」,但若不改善社會氛圍,老師能好好教書嗎?

●葉丙成「翻轉教育」華而不實

課綱的「去中國化」更與民進黨的意識形態掛勾。區桂芝舉國文為例,她自己讀書時文言文有60篇,30年前教書時開始教改,只剩30篇,108課綱之後只剩15篇,即使是菁英學生如北一女,都可能造出「洪水氾濫,於是我家付之一炬」的句子;李永萍則說,她的同學在大學教書,現在即使是碩博士生也誤用成語。

國文拿掉文言文,填充了甚麼課呢?區桂芝說,近幾年白話文選文不如以往精彩,很多出版社為了容易過關,多選入台灣作家的作品,有些為了要接地氣還從文學獎選文,但是否足以承載文學水平?

近日新任教育部長人選出爐,是高雄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兩位政務次長是台大教授葉丙成和前立委張廖萬堅,其中葉丙成又以「翻轉教育」聞名。

區桂芝說,葉丙成曾到北一女演講,呼籲教師要「把學習權給學生」、「丟問題給學生去思考」,學生分組討論,老師巡視並適當引導;他教老師們自己錄影,旁邊倒杯酒小酒微醺、輕鬆講課,這樣反而更吸引學生。區桂芝表示,每個班級情況不同,能夠討論到甚麼程度也不同,更何況老師有進度的壓力,「葉教授」的作法,對教學第一線教師,不啻空中樓閣。

●廢108課綱激進但很有必要

現在國會朝小野大,不少人把改革寄望在立法院,有國民黨立委主張廢除108課綱,但中間的空窗期怎麼辦?

區桂芝則認為,廢除108課綱茲事體大,也很激進,但是很有必要,她贊成立刻廢除108課綱,並即刻開始修新的課綱;至於中間的空窗期很容易度過,首先把時數還給各科老師,接著使用過去的課本,同時設計新的課綱。這些都是現成的,只是教育部敢不敢做而已。

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成為「女戰神」、成為社會運動者,區桂芝回想當初站出來的動機是「長期的積累」;當初,她也教過傳統國編版的課本,然後開始教改,原本也是充滿期待,想說每年可以教不同的課文,知識面可以拓展;沒想到30年來,對教改一步步幻滅,108課綱更令她刻骨銘心。

過去的課堂上,即使高中國文課本已經沒有文天祥《正氣歌》,但有同學會背,因為小學時,父母叫這位同學背過;又或是區桂芝在講台上背一首唐詩,全班同學跟著背完,那時的師生關係溫暖美好。

108課綱之後,在台上只要講到「中國」、講到文言文,學生的眼神就像箭一般射來,要不然乾脆趴下去不聽講了;區桂芝在課堂上多說了一些,感覺有學生就要站起來了,甚至有家長說她有意識形態,這就是「長期的積累」,所以當初她撰寫那篇「士大夫之無恥是為國恥」的10分鐘演講時,這些片段不斷浮現,也帶出了她的情緒。

●中文能力是未來的競爭力

「台商政經講堂」主持人李永萍分享以前在台北市文化局任職時,社教館最熱門課程是讀經班、書法班,真的是秒殺;對此她和團隊是又喜又憂,喜的是家長知道這些課程的價值,憂的是如果不是公部門資源,父母又要拿錢出來給小孩補習,因為家長也知道,中文能力是未來的競爭力。

區桂芝說,這證明我們社會對傳統文化的渴求是很高的,但政治不可信,如果換人當政務官,就不會開這種課程,現在文化香火只能寄望民間,而語文教育沒辦法速成,只能細雨潤無聲。

但如果108課綱沒有辦法一次廢除,該怎麼辦?區桂芝說,她會一直做下去,會做到事情有實質改變,她並不孤單,很幸運的是家人全部支持她;另外,除了她加入的歷史新三自協會,長期關注語言教育的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理事長段心儀、教改論壇周祝瑛教授等,這些理念相同的團體在慢慢合流,也已經在拜會在野黨立委。

受到區桂芝熱情感染的李永萍呼籲觀眾朋友,如果認同區桂芝的理念,「不管你的孩子多大了,或者你根本你還在擔心教育環境這麼差,要不要生小孩,只要你感同身受,拜託你去遊說你的選區立委,修改108課綱!」

區桂芝則說,「教育興亡,匹夫有責」,或許對某些人而言,108課綱確實已經沒有新聞性,但不代表沒有事情能做,「匹夫」至少有拿起電話、致電選區立委的力氣和勇氣。

梅花新聞網

梅花新聞網原始網址:【台商政經講堂3】搶救我們的下一代 區桂芝主張立即廢108課綱

原始新聞來源 【台商政經講堂3】搶救我們的下一代 區桂芝主張立即廢108課綱 臺灣郵報.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