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庶民與否不重要,拯救台灣靠你我

高雄市長韓國瑜最近經常被綠營名嘴嘲諷,就是他過去做過民意代表,現在又是高雄市長,怎麼能算是一個庶民呢?韓國瑜昨半夜在臉書寫下,很少人像他一樣雲端地表幾番來回,正因為曾經從庶民到廟堂,又從廟堂做回庶民,所以庶民於他而言不是一種身分、而是一種心態。
韓國瑜說,人往高處走本是人之常情,所以向來從地表上雲端的人不少,而從雲端下地表的不多,很少人像我一樣雲端地表幾番來回,正因為曾經從庶民到廟堂,又從廟堂做回庶民,我覺得庶民有庶民的驕傲、權貴有權貴的榮耀,地表與雲端是相從共生的關係,無論你如何自我界定,相信大家都對這個社會各有貢獻,只不過兩廂比較之下,在地表趴趴走還是比較符合我的生活志趣。

韓國瑜

且在蟄伏沉潛、乍暖還寒的十多年裡,他對於一般民眾的歡喜與哀愁特別感同身受,也親眼看見他們的需求長期以來不被社會主流鄭重以待,再加上北農時期與農民菜販朋友的交流往來中,進一步認知到庶民經濟的重要性,台灣當然應該繼續努力於宏觀經濟的指標追求,可是同時不能忽略了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庶民經濟。
尤其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之後,美國政府為了力挽狂瀾,透過量化寬鬆(QE)政策,大量印鈔造成全球低利率現象。從此有錢人借錢炒房產股票的代價更低,報酬率卻是每年二、三十%的成長,反之,製造業的毛利率相形變低,投資人變少,壓縮了勞工就業空間,薪資隨之凍漲,此舉加深了M型社會的分化,也就是說,窮人更窮,富人更富。
如果將台灣的家庭所得分成5等份,最後20%的家庭入不敷出,倒數20到40%的家庭,一年最多存個4萬元左右,而最前面20%的家庭,卻可以有70幾萬元的儲蓄,如把房地產再納入考慮,那台灣的吉尼係數恐怕比官方數字更大。
當經濟不好時,窮人的感受其實比富人更尖銳,莫忘世上苦人多的立意正是如此,除了農漁工,還有所謂的「三中一青」,亦即中小企業、中南部丶中低收入和年輕族群也是近年來經濟衰退的受害族群,政府有責任為他們搭建一個願景工程,將他們的力量匯入台灣產業創新、升級或轉型的動能之中,然而,那是一個中長期才能實踐的政策,現在臺灣許多的民眾已經到了只求食衣住行有著落的卑微辛苦,所以一定要先從夜市、農漁外銷丶攤販經濟的短期政策開始著手,讓基層人民眼前的生活得到喘息,他們才有信心度過景氣低迷的黑暗、等待看到景氣復甦的曙光。
韓國瑜表示,我們必須一起重拾積極務實的庶民態度,重新檢視並修正我們的兩岸關係、外交戰略、能源政策、產業方向等等,不再用意識形態侷限國家發展、不再為政黨理念犧牲全民利益,一旦我們不再從無限裡自我侷限,我相信台灣未來在產業、投資、文創、科學、教育等方方面面都可以擺脫近年來的鼠目寸光,找到一個扶搖直上九萬里的成長空間。
他強調,他就是一個庶民,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國家興亡、人人有責,無論你覺得你是庶民還是任何一種自我定位,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從這個心中只有派系私利、沒有國家民族、把台灣前途決議文看得比台灣人民生活更重要的綠色執政手中,拯救這個從亞洲一條龍快變成亞洲一條蟲的台灣,是我們每一位國民應盡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