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的退潮與爭議 最大交易平台充斥剽竊

NFT(Non-fungible token)又稱為非同質化代幣,屬於數位加密貨幣的一種,每個代幣可以代表一個獨特的數位資料,像是圖片、音檔、影片、遊戲專案、甚至是一則社群貼文,任何數位形式的創意作品。過去能輕易複製另存的數位檔案,現在透過NFT能具備所有權證明。
2021年是當之無愧的NFT元年,但掀起的潮水翻湧得有多激烈,它退潮的速度和所遭受的爭議就來得有多快。
這一年,推特(Twitter)創辦人捷克多西(Jack Dorsey)以290 萬美元價格轉售了「just setting up my twttr」的首條推文 NFT,但 4 月份的時候,接手的伊朗裔加密貨幣企業家Sina Estavi說要賣出這個 NFT,他原本預料這個 NFT 將以 4,800 萬美元甚至更高的價格賣出,但拍賣結束只有7次出價,最高只有0.09 枚以太幣(當前市價為 277 美元)。
上個月,NFT市場的交易量相較於去年9月的高點驟減了90%以上,大量NFT項目的價格都在近期出現暴跌並不斷擊穿地板,大量NFT項目的價格都在近期出現暴跌,此前名噪一時的NFT項目紛紛落馬。
市場的冷卻還僅僅只是一個表象。隨著NFT被炒作到了高峰、交易規模急劇擴大,人們也發現NFT市場目前存在著太多的不規範和不確定。
詐欺和剽竊、系統漏洞、平臺內幕交易等各種問題一個接一個的顯現,以Opensea為等代表的NFT交易平臺們在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越來越多的行業內幕醜聞也在最近浮出水面。

原創者的憤怒

NFT之所以能夠在一眾Web3賽道中迅速出圈,最重要的原因就在於它因為背後有區塊鏈的技術支持,任何記錄只要被放置在區塊鏈上,就難以被竄改,也無法被輕易地複製。
NFT的最開始發跡的地方便是此前所有權問題最突出的藝術領域。網路上的圖片和影音,往往很難保障著作相關權益,因此當這樣的技術被應用在數位藝術品上,該件藝術品的原創作者、轉手交易紀錄,通通都會被記錄下來,並且公開可見;同時因為不易複製的特性,持有者不必太擔心真品驗證的問題,就像是獲得了數位創作的保證書一樣。創作者們將直接擁有自己作品的所有權,不必擔心贗品大行其道,不再有中間商賺差價,原創者的權益似乎得到了最大化的保障
但隨著NFT被炒作得越來越熱,大量抄襲與竊取作品的事件近期被接連曝光。
許多創作者發現在自己從未進行任何NFT操作情況下,發現了自己作品的NFT,這種情況的出現,跟Opensea以及其他NFT交易平臺的「環保鑄造」機制有很大的關係。
OpenSea為了吸引更多人進入NFT市場交易,允許用戶可以在不將 NFT 寫入區塊鏈的情況下列出待售的NFT,賣家在NFT出售之前不支付費用,創建的過程只需要點擊幾下就可完成。
這使得很多投機者出現,這背後的核心問題是,NFT的原創確認的標準是誰是第一個將作品上傳到區塊鏈,但第一個將作品鑄造成NFT上傳到區塊鏈的未必就是作品原創者。
美國藝術家Aja Trier在她自己從未進行任何NFT操作情況下,在OpenSea上發現了接近9萬個以她的IP作品為基礎創建的NFT。她表示,很多人都說NFT的到來是原創者的福音,但就我和我身邊很多人的經歷來說它也是一場噩夢。我們的作品被永遠的存在了區塊鏈上,但它並不屬於我,剽竊者和交易平臺幾乎也不用承擔任何責任。

美國藝術家Aja Trier的作品被剽竊上傳至NFT平台販售(圖/Aja Trier Twitter)

內線交易、駭客攻擊

Opensea是目前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臺,但作為一個成立僅4年多、在去年突然迎來高峰的年輕交易平臺,Opensea系統目前並不夠穩定安全,內部人員甚至在從事內線交易。
據美國司法部6月1日披露,紐約聯邦檢察官和FBI調查人員逮捕了OpenSea的前產品經理Nathaniel Chastain,指控他涉嫌與NFT內線交易有關的電匯欺詐和洗錢,如果罪名成立他將被判處最高20年的監禁。
這位OpenSea的前產品經理此前的工作任務是負責篩選登上網站主頁上的NFT。Nathaniel Chastain利用了NFT市場交易的匿名機制,在2021年6月至2021年9月期間,使用匿名賬戶大量購買了這些即將上架的NFT,又在這些NFT正式登陸網頁後,以買入價的兩到三倍的價格進行出售,並從中套利。
這是全球首例因NFT內線交易被拘捕的案例,也讓很多NFT投資者人心惶惶。因為,內線交易這個事,在NFT行業中可是太普遍了。
一般來說,新的NFT系列在交易平臺上架或鑄造前,普通投資者不會知道其中哪些有稀有性,但開發團隊卻擁有這些信息。作為一種全新的投資類產品,NFT的訊息披露機制並不像證券市場那樣完備,在區塊鏈技術的加持下,很多開發團隊成員常常會使用匿名錢包提前購買稀有的NFT,並在之後的公開銷售中獲利。
對此,美國司法部長Damian Williams明確表示,「NFT交易可能是新鮮的,但這種類型的犯罪並不新鮮。我們將絕對禁止內線交易的存在,無論它是發生在股票市場上還是區塊鏈中。」
此外,Opensea也被駭客們作為了重點攻擊的對象。從今年1月開始,多名用戶表示自己的錢包被黑客非法入侵,將其錢包裡的NFT以極低的價格上架出售,接著立馬高價轉賣,而由於用戶都是匿名且不可追溯,這些資產一旦被售出幾乎就不可能被追回。

市場退潮

隨著各種不安全事件的頻發、業內醜聞接踵而至以及監管的加碼,之前為NFT的而徹夜狂歡的人也開始逐漸冷靜下來,整個市場開始出現了明顯且持續的退潮。
根據分析網站cryptoslam.io過去 30 天的 NFT 銷售統計數據顯示,自上個月以來,NFT 的總體銷售額下降了 65.43%,從上個月的46 億美元下降至15.9 億美元,幾乎所有項目的銷售情況都出現了斷崖式下跌。
除了文章開頭提到的Jack Dorsey的推文NFT貶值超過99%之外,NFT的藍籌項目們的價格也在近兩個月出現了大幅下跌。無聊猿平均價值從5月1日起下降了 60%,MAYC系列平均交易價格過去30天下降了78.12%,加密龐克系列平均下降了55%。
根據Google Trend的搜索數據顯示,最近NFT的搜索熱度已經從去年七月的高峰下降到了2021年1月之前的水平,側面反映出人們對於NFT的關注熱度正在急劇下降。

熱狗新歌〈NFT〉單曲封面。(圖/本色音樂)

「MC HotDog」熱狗推出的新專輯中一首歌曲〈NFT〉嗆到,「怎麼阿貓阿狗他X都在NFT」、「是為了發財還是真的為了藝術」,但熱狗也表示,他對於元宇宙及NFT研究多也頗有心得,其實非常肯定及認可NFT及虛擬貨幣技術,不過也認為有利就有弊,加上現今的NFT總有一堆亂象,讓他目前僅停留在「研究但不跟進投資」的階段。
NFT的此次的退潮,可以說是一場造富狂歡後的內在調整。過去一年裡,雖然大量企業進入了NFT的戰場,但NFT的實際應用價值卻遲遲找不到出口。大部分人買入NFT的目的並不是喜歡某個作品作為收藏,而是純粹的出於投機目的,期待在不斷的轉手中大賺一筆。
在這樣的心理之下,大量的NFT項目變成了一場擊鼓傳花的遊戲,不當最後一個接盤的人成為了這個遊戲的生存法則。而當一個個NFT被貼上了投機品的標籤後,它將面臨的就是隨時可能到來的金融風險。
不規範的管理、不安全的交易、處於灰色地帶的投資屬性,在這一股「萬物皆可NFT」的炒作潮之後,人們或許已開始重新思考,NFT的真正價值到底是什麼。

顧凌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