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渝洲:台灣面對四大危機 對賴清德三大建議

丁渝洲/前國安局長、國安會秘書長

(前總統府資政胡為真29日舉行「國運的轉危為安:再探民國遷臺初期的軍事與外交 1949-1955」新書發表會,以下為丁渝洲致詞全文,授權梅花媒體集團刊登。)

今天我的講話不是單單是軍史,而是一個老兵讀完這本書的心得報告,我想在我講話之前,我必須要講我心目當中的胡為真,胡爲真有位非常傑出的父親,是我們黃埔一期高材生胡宗南上將。今年是黃埔軍校成立一百年,胡宗南這個名字是黃埔軍校的驕傲,也是我個人尊崇的典範,我們胡資政的母親,更是一位非常優秀的教育家,所以在這麼一個良好的家庭教育當中成長,相當的辛苦,因為他對自我的要求,比任何人都來得高,希望經過他自己的努力,不要讓自己的父母失望。

剛剛大家都曉得胡資政本身學術非常豐富,他不但有國際觀,更有高度的戰略素養,他在外交界以及國安體系服務了四十年,更累積了常人所難以想像的豐富經驗,但是他一直沒有忘記效法父親的典範,胡宗南留給了他什麼?公正無私、犧牲奉獻,這幾個簡單的字一直印在胡資政的心裡,伴隨著他的一生,讓他在每一個工作角落都做出無私的奉獻,這就是我心目當中的胡資政,也是我為什麼願意來這裡的主要原因。

我想問很簡單的,我一直認為中華民國是一個多難多災多難的國家,從我們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滿清政府、軍閥割據,國父很沉痛地講了幾句話「我們只有民國之名,而沒有民國之實;只有革命黨,而沒有革命軍,難以成大事」因此在1924年創辦了黃埔軍校。在全世界,沒有任何一所軍事學校,像黃埔軍校在學生時期就參加作戰,一開始平定廣東的商團叛亂;接著是東征,後來是北伐,統一了全國,又展開了先後五次的對中共的圍剿,把中共逼到了陝北延安地區;經過西安事變,國共展開了第二次合作,經過八年艱苦的抗戰,好不容易贏得最後的勝利,舉國歡騰,但是國共之間的矛盾日益加深,甚至於美國派出他的特使馬歇爾,親自來到中國調解,無功而返;國共內戰再度爆發,最後先總統蔣公被迫辭職下臺一年,整個大陸就整個淪陷,在1949年8月至1949年的12月,政府遷到臺灣。

我們胡資政從這個時候開始,1949年到1955年,這一段國民黨在風雨飄揚中的日子,是如何度過的?他用非常嚴謹客觀的態度,今天把這一段真實的歷史呈現給我們大家面前,它不但在我們歷史上具有相當的價值,更對當前臺灣具有深切的啟發意義,看完了本書,作為轉危為安,究竟危在哪裡?

我把它歸納為三個重點:我們當時面臨的危機,第一個危機,就是先總統蔣公在1949年元月份被迫辭職,由副總統李宗仁代理總統;李宗仁一代理總統馬上跟中共去談判,希望隔長江彼此分治,當然結果是失敗的,沒有想到李宗仁在1949年的年底,竟然稱病到香港,就跑到美國去了。在整個國家風雨飄搖之中,沒有領導中心,這是我們所面臨的第一個危機;第二個危機,中共席捲大陸的速度,超出連共產黨本身都超出他們想像之快,因此毛澤東下定決心指派他有名的戰將粟裕,擔任未來犯台的總指揮官,積極準備犯台。根據美國CIA他們自己的研判,最可能犯台的時間,就是在1950年的9月份,而且很肯定的講,只要佔領臺灣,幾個月、幾個星期之內,就可以把臺灣平定,第二個面臨最大的威脅,隨時當時準備中共的犯台,是面臨的第二大的一個威脅。第三個危機,也是外交上的危機,美國人當我們作戰失敗,完全對臺灣存觀望態度,積極拉攏中共,希望讓他脫離蘇聯對他的控制,最後甚至於講,公開地講,從歷史上來看,臺灣是屬於中國的,有一天中國一旦進犯臺灣,美國人沒有任何責任來保護臺灣。換句話講,三個我們所面臨的危機,我們外交上的無援;這是我看完這本書,危在哪裡,危在這三個部分,那我們又如何從危轉安?

我有歸納出五個因素:第一個因素,先總統蔣公在1950年的3月及時的復出,復出是一個形式,最重要的是,他的復出經過他徹底的反省,徹底把黨政軍全面的整頓,而且在國民黨的中常會公開宣布,跟臺灣共生死,也就是說抱著必死的態度來保衛臺灣;由於他這種堅定的決心,把動盪的人心安定下來,同時在他擔任總統,我覺得剛剛呂社長也談到,做了兩個非常明智的決定,第一個就在美國跟英國,特別是英國的強烈要求下,要求我們從金馬撤軍。各位,站在軍人的角度來看,他們沒有錯,因為金馬距離臺灣太遠,後勤補給支援部分非常困難,易攻難守,但是蔣公堅定的決心講了一句話「除非我死,否則不可能從金馬撤軍」今天回顧他當年的決定,沒有守住金馬當臺灣台海的第一線的安全屏障,哪有今天還有安全的台澎,而在當時如果說放棄了金馬;換句話講,也等於放棄了我們反攻大陸,因為金馬在當年那個年代,就是我們反攻的跳板。

我覺得轉危為安的第一個意義,就是蔣公的復出,他的決心跟明智的決策;同時他還有一件事情,就是剛剛社長也談到,就說因為當時撤離到臺灣,整個在大陸東南沿海,就軍事的觀點來看,防線太長;從浙江一直到福州,都是覺得我們沒有辦法完全都守得住,一直希望縮短防禦陣線,主動在美軍的協調之下,把我們的三萬七千多個大陳列島的軍民撤退到臺灣來,把其中的軍隊完全強化在台澎金馬,加強台澎金馬的防禦,所以我講先總統蔣公,臺灣有今天,我們不能不感謝他當年的睿智,這是第一件。第二個話,讓臺灣轉危為安,也叫做韓戰,這裡當年的韓戰,北韓發動韓戰的時候,他的兵力遠遠超過南韓,金日成甚至於講三天之內就可以把他打下來,但萬萬沒有想到,開始作戰相當的順利,把整個把南韓軍隊壓迫在最南邊的釜山周邊地區,但沒有碰到一個軍事天才麥克阿瑟將軍,在所有人都反對他從仁川登陸,只有他一個人堅持,麥帥當時講了一句話,連你們都不相信我會在仁川登陸,敵人會相信嗎?只要你們保密,我們在仁川只要登陸成功,整個都會扭轉戰局,他講的話一點都沒有錯;等仁川登陸成功之後,整個北韓的退路被截斷,迫使北韓立即馬上撤軍,撤回三十八度線。

這種危機的狀況之下,中共受蘇聯之命,在1950年的10月開始投入韓戰,把原定要準備打臺灣的部隊,調到了韓國去,而蘇聯原來準備支援給中共的武器裝備,打臺灣的裝備,武器裝備也優先撥給了北韓,因此韓戰改變了讓中國對台犯台計畫不得不放棄,這是第二個,韓戰讓我們轉危為安。第三個,中美協防條約,當美國人真正發現中共,蘇聯不但承認中共的政權,而且兩個締結為同盟,而後來進一步卻發現,整個中國完全被蘇聯所控制,美國人警覺到國際共黨赤化世界的野心,才真正警惕到臺灣在西太平洋防線上的重要性,而開始跟我們接觸,經過前後九次的談判,終於在1955年雙方正式簽訂協防台澎的防衛計畫,讓中華民國成為美國政策的盟邦;而在簽約的時候,美國的軍事力量遠遠超過中國,由於這個條約,有力的保證了我們台海整個的安全情勢,這是我認為第三個轉危為安的關鍵因素。

第四個是大家所忽略,因為我個人曾經從事情報工作,所以我比較敏感,也體會的比較多,也就是1950年1到2月份時候,我們突然發現共黨及匪諜潛伏在臺灣的人數之多,規模之大,超乎各位的想像,光是我們破獲的團體,他們的黨的小組就達三百多個,光是我們捕獲的人員,就高達一千八百多個人,最高階層國防部參謀次長的吳石將軍,他是負責作戰的,各位可以想像到,當時中共對臺灣各行各業滲透之嚴重,幸虧全被我們情治單位及時肅清,讓臺灣才得以安定,也讓中共在未來萬一犯台,他們沒有了內應的力量,這是我個人認為的第四個轉危為安的因素。

第五個因素,就是重整游擊隊,展開對大陸的突擊,對從大陸撤退來一片混亂,各個不同類型的游擊隊,散佈在各個離島,沒有真正的組織,沒有好好的訓練,沒有充分的補給,在這種狀況下,先總統蔣公特別派胡宗南上將,高階低用,到大陳去擔任反共救國軍的總指揮,胡將軍沒有任何怨言,全力以赴,重新整頓跟訓練游擊隊,在不到兩年的時間當中,他曾經主持過三十次對大陸的突擊,更有多次親臨一線的戰場指揮,因此他便贏得反共救國軍之父,後來他雖然離開,然後在1955年1月18號,爆發了一江山戰鬥,各位,一江山戰鬥負責人王生明,是我們胡將軍的部屬,而守在那邊,守備將近一千個人的游擊隊,是胡宗南將軍訓練的游擊隊,當他們知道敵人要來攻擊的時候,有的寫血書,有的寫遺書,人人抱著必死的決心,要跟一江山共存亡。中共到現在為止,唯一使用的一次三棲作戰,就是攻擊一江山,以超過十倍的兵力,去攻擊那有限的島嶼,各位你想都想不到,這場近身的戰鬥,進行了61個小時又12分鐘;連當時美國CIA派在組成的西方公司,派在大陳的官員,從望遠鏡當中看到第三類的戰鬥,感動到掉淚。

一江山雖然失守,但是老總統講過一句話「一江山的戰鬥猶同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他們的精神將永載史冊,你失去了一江山,但一江山戰鬥的精神感動了美國人,更提升了中華民國的軍民士氣,我們損失了一個小小的島嶼,但是整個反攻抗俄的精神力量,卻無形的增加了很多。以上這五點,就是我認為我們之所以為什麼能夠轉危為安。簡單的講,上從蔣公抱著必死的決心,到一江山的一兵一卒,加上聯合國、加上韓戰、中美協防,以及外交的前輩、軍方的前輩,他們用智慧鮮血,甚至於生命的付出,真正讓我們才有今天安定富足的臺灣,我們不得不看到這本書,而向這些前輩們,表示我們發自內心高度的尊敬。

這本書在今天的發行格外有意義,因為今天我們的臺灣,被全世界列為最危險的地區,對於今天我們究竟面臨什麼樣的危險?我退伍了,從不參與政治,經濟金融各方面,能源我都不懂,就一個老兵的立場,我來看我們今天面臨的幾個危機:第一,兩岸嚴峻的對立情勢;第二,高估國軍的實力,使整個社會沒有任何憂患意識;第三,嚴重對撕裂的臺灣,毫無理性討論事情的空間;第四,我們非常珍惜跟美國的情感,我們也非常感謝美國對我們的協防,但我們不能夠把自己國家的安全,完全寄託在美國人的身上,這是我對臺灣當前的憂慮。

如何讓這些憂慮轉危為安,也藉這個機會建議準總統賴清德先生,第一,希望他在新內閣組成的時候,能夠用到真正的人才,而又有高尚的品德,組成一個廉能的政府,帶給人民希望;第二,希望在520的就職演說當中,透過他的演說,化解兩岸嚴重對立的形勢;第三,建議他在六月,黃埔建校一百年,親自主持,來振奮國軍的士氣。我充分的期待準總統賴先生,以他的智慧、膽識、勇氣,讓臺灣轉危為安,讓我們的人民過得安定、安全、豐衣足食的快樂生活。這是一位老兵讀完這本書,向各位所做的心得報告。

※以上言論不代表梅花媒體集團立場※

 

梅花新聞網

梅花新聞網原始網址:丁渝洲:台灣面對四大危機 對賴清德三大建議

原始新聞來源 丁渝洲:台灣面對四大危機 對賴清德三大建議 臺灣郵報.

You May Also Like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