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满达人刘光斌谈有趣的《包袱皮》扑满

分享新闻到...

【记者卢山高雄报导】扑满达人刘光斌指出,包袱 – 古代人主要是用来包裹衣物,故称之为包袱,「包袱」和「包福」谐音,寓意幸福吉祥;丝带古时又称绶带,「绶」谐音「寿」,有带寿而来的意思,文人雅士因此喜欢在艺术品上添加「包袱」,象征添福添寿的意涵。
刘光斌表示,在陶瓷业里有个名词称为《包袱皮》,就是在陶瓷制品加上「包袱」与「绶带」,我们都知道,瓷器是硬质的,丝巾是软质的。要在坚硬的陶瓷器上表现出包袱的柔软,是件不容易的事。其施釉与色彩,看起来要像一条大丝巾把瓷器围起来,在中间打个结,这个丝巾就像真的一样,看起来非常柔软,皱褶起伏都要做得非常精细,质感就像丝绸。
刘光斌说,联电名誉董事长曹兴诚先生,他的一只「清乾隆料胎黄地画珐瑯凤舞牡丹包袱瓶」,在香港苏富比估价近8亿元台币,可见这种真功夫的艺术品备受喜爱。而不登大雅之堂的扑满,也有很多模仿《包袱皮》的作法,好物品人人喜欢,自古皆然。有关这尊曹先生的包袱瓶,请连结以下网站参观。

照片: 清乾隆料胎黄地画珐瑯凤舞牡丹包袱瓶